陳振聰成魔之路 龔如心傳奇人生 一切從王德輝綁架開始

陳振聰有罪!

法官麥機智在本周五判刑時,指摘陳振聰是無恥、邪惡及極度貪婪,利用龔如心對他的信任來行騙,不惜偽造遺囑吞併遺產,法官更說他是一個「聰明的大騙子」,決定判處監禁十二年。

「黃金夢」變「鐵窗生涯」,陳振聰曾經後悔自己跟華懋基金爭產,在法庭等候室等候判刑期間,他在facebook跟擔心自己的朋友聯絡,他寫道:「祂必須等到你裏面的廢物都燒盡了,才來救助你。」他形容那刻自己的心情,甚至上載漫畫自嘲,說可惜他已經冇睇風水,否則就可以預先知道判決書會怎樣?

一個貪字,令到陳振聰步上成魔之路!

明報周刊 第2330期:判監12年 陳振聰因貪成魔 要求獨立囚室 fb漫畫自嘲。秒杀所有TVB争产剧,陈振聪龚如心争产案

陳振聰涉嫌偽造龔如心零六年遺囑及零七年四月至一零年二月用該「假遺囑」,跟華懋基金爭奪龔如心遺產案,控辯雙方在七月三日結案陳詞後,五男三女的陪審團便退庭商議。

面對「下半生」決定時刻,陳振聰一直心情不錯,於三日及四日在法庭等候「發落」期間,他跟律師、妻子譚妙清、女兒倫培珍及教友在等候室都有說有笑,而且,他亦透過facebook跟擔心自己的教友聯繫,他引用以賽亞書三十章十八節的經文:「耶和華必然等候,要賜恩給你們。」繼而寫道:「你遭遇的患難,祂都知道。祂必定不是叫過於你能忍受的試煉臨到你,祂必須等到你裏面的廢物都燒盡了,才來救助你。」他又引用彌迦書七章十九節經文說:「(神)……必再憐憫我們,將我們的罪孽踏在腳下,又將我們的一切罪投於深海。」又說自己會繼續祈禱,甚至上載一張有兩個獄警坐在法庭門口,在談論他的案情的漫畫自嘲,漫畫的文字這樣說:「可惜陳振聰已經冇睇風水啦!否則他可以告訴我們,判決書會點?」

明報周刊 第2330期:判監12年 陳振聰因貪成魔 要求獨立囚室 fb漫畫自嘲

心情輕鬆的他,原來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打贏這場官司,知情者說:「今次官司,Peter(陳振聰)將所有事都交給Polly(女兒倫培珍)主理,由請律師,甚至在庭上供出他和龔如心兩段影帶,都是聽女兒及律師的安排,在打官司期間,他和朋友吃飯相聚,都表現出好有信心,Polly更經常說會贏,一定搞掂,其實Peter好信及最錫這個女,因為他覺得女兒在英國讀數,好叻。」上周六及日,陳振聰一家三口更一口氣看了兩場林以諾牧師的《YEAHSHOW2013》,當晚他表現輕鬆,還大讚林以諾這個騷很好看。

明報周刊 第2330期:判監12年 陳振聰因貪成魔 要求獨立囚室 fb漫畫自嘲

露出訝異神色

難怪在四日晚上,陪審團經過廿多小時的商議再上庭,坐在犯人欄的陳振聰當聽到裁定他兩項罪名成立時,他本來傾前的身軀頓時向後,更張開口露出訝異的神色,雙手橫放在犯人欄,之後頭伏在手臂上俯視地下;陳振聰隨後脫下手錶及領帶交給律師,然後苦笑一下,便快步入羈留室。

還押荔枝角懲教所的陳振聰,在五日上午,坐着載重犯的「裝甲車」到達高院,妻子譚妙清及女兒倫培珍亦立即到羈留室探望他,大約十多分鐘後,她們步離羈留室時,雙眼通紅,倫培珍更要戴上口罩,然後二人返回法庭聽法官判刑。

陳於犯人欄應訊時,神情憔悴,不時望向坐在公眾席的家人。他的太太情緒就一度崩潰,不停用毛巾掩面抹眼淚,而遲入庭的女兒,亦全程眼濕濕。

控方表示,陳振聰濫用司法程序,在毫無理據之下,於一二年五月要求進行為期九日的初級偵訊,以及重新驗證遺囑DNA,企圖推延時間,這是浪費公帑的行為,必須向他討回初級偵訊的訟費二百一十一萬二千元,以及八萬餘元的DNA檢驗費用。

而陳振聰代表律師求情表示,陳於八六年假扮醫生申請銀行信用卡被控十項控罪,已經是廿七年前的事,希望法庭判刑時,不要考慮這因素;同時亦指陳振聰並非要獨吞龔如心遺產,況且三名子女尚在求學中,希望法庭減輕刑罰。

而法官麥機智表示聽完控方證供之後,深深體會到陳振聰的行為有多麼嚴重,批評他十分貪婪,在龔如心在生時已經取得三十億,可以過上別人無法想像的奢華生活,但仍然毫不滿足,企圖霸佔龔的生意王國,得到對方的全部遺產。麥機智又指陳振聰是一個聰明和懂得取悅別人的騙子,在龔如心晚年憂傷寂寞時,乘虛而入,即使在龔臨死之前,都可以騙取對方支付近三千萬英鎊的錢。

令龔如心名聲蒙羞

法官更加直斥陳振聰殘忍邪惡,精心部署僞造遺囑,欲侵吞原本作慈善用途的遺產,不止令龔如心的名聲蒙羞,亦令到她的遺願未能達成,華懋慈善基金會不僅無法取得遺產行善,更要花上數以百萬計的金錢去證明遺囑屬僞造。法官表示案件十分嚴重,難以找到比此案更為惡劣的情況,故會以最高刑期十四年做量刑起點。但考慮到辯方律師簡化審訊過程,而陳振聰亦無說假話自辯,故減刑兩年,最終兩罪各被判囚十二年,同期執行。

陳振聰全程耷低頭,收押之前,與坐在公眾席的太太揮手再見,隨後,他被「裝甲車」押往赤柱監獄服刑。對於押解陳振聰的囚車跟裝甲車類似,與一般囚車不同,令人不禁聯想到是否與犯罪輕重有關,記者就此諮詢懲教署,發言人拒絕以陳振聰個別事件作出評論,只回應懲教署會因應行動和保安要求,用不同種類的車輛押解在囚人士,一般而言,在囚人士所犯案件,如果會引起極大的公眾關注或存在其他保安因素,懲教署將會提升其保安要求。

據知,陳振聰為怕人騷擾,會申請私人囚室,而他亦會考慮上訴。 陳振聰本來生活奢華,可惜一個貪字,令他踏上「成魔之路」,更由「黃金夢」變成「鐵窗生涯」!

陳振聰早前接受訪問時說,追求金錢是他以前的目標,只是一心想賺更多更多的錢,但究竟幾多才是夠呢?從來又沒想過,只是盲目追求;本來,他未公開自己手持龔如心零六年遺囑時,他是隱形富豪,沒人認識,但在零七年他自稱是龔如心千億遺產的唯一受益人,迅即被傳媒起底追訪;他說在零七、零八年開始打官司時,已經後悔自己行這一步,知情者說:「剛剛開始官司時,其實Peter跟華懋有傾過和解,據我所知,趙世曾那次之後,大約過了大半年,雙方在Peter律師的安排下,坐低再傾過,當時除了龔家的姊弟及Peter外,還有華懋一些老臣子,這次本來差不多成功,雙方還簽了保密協議,Peter可分得三百億左右,最後因一些法律問題而泡湯;Peter以前經常講,如果知足些,不要攞得咁盡,事情就不會變成這個地步。」為了跟華懋打爭產官司,他自揭跟龔如心的婚外情,供出多張二人親密照,又有郊遊影帶,可惜最後換來的,是「終極敗訴」及大約二億多元的訴訟費,甚至被稅局追討三億五千萬利得稅及物業稅,確實偷雞不成蝕把米。

債務纏身,官司連連,加上形象負面,陳振聰在過去五年,身邊朋友買少見少,不過自從他「轉會」信了耶穌後,開始擴闊了生活圈,跟教友經常一起查經,又出席教友搞的活動,例如Moiselle老闆陳欽杰的公司及私人活動,有一次,陳振聰夫婦出席Moiselle周年晚宴,以吉卜賽為主題的晚宴中,二人更得到扮嘢冠軍,「因為官司,Peter的護照被扣,不能出境,所以這幾年,他同朋友講最想跟家人出外旅行。」陳振聰友人說。

現在,陳振聰要為他的罪行付出代價,要圓他跟家人旅遊的心願,相信要在十二年後,期滿出獄才行了。

月花八十萬租屋

陳振聰在一二年曾經公開自己只剩七億三千萬身家,並大呼自己好窮,因為他欠訴訟費及稅局約共五億五千萬元債務,而他名下位於將軍澳及麥當勞道的物業,更被華懋基金向高院申請「釘契」;雖然今年他先後把威豪閣、麗港城及寶馬花園物業出售,但他一毫子都沒落袋,全部金額用以「抵債」。

不過,陳振聰的生活依然,現在他以三十多萬月租貝沙灣獨立屋供家人居住,並以廿萬月租的四季酒店Apartment給女兒倫培珍居住,又以十八萬月租位於上水雙魚河附近的St Andrews Place獨立屋,供家人閒時居住。計一計,每月單是租屋費已逾八十萬。

入赤柱與重犯同獄 需自行洗廁所

據悉,陳振聰昨已即時押往赤柱監獄執行刑期,赤柱監獄是高度設防男性監獄,現正囚禁頭號重犯葉繼歡和季炳雄,大部分為單人房,料陳將會享有「私人廁所」,但過慣奢華生活的他,需要與其他囚犯同樣清潔廁所,以及輪流清潔監獄內公眾地方。

陳振聰判入赤柱監獄後,將過着「朝七晚十」的有規律生活,吃飯也要較清淡。監獄一般提供亞洲餐、印度餐(咖喱)、西餐及素食餐4種,按囚犯國籍分配,不能選擇。換言之,陳在赤柱會吃亞洲餐,早餐和晚餐是米飯,午餐則吃粥,餸菜輪流是豬、牛、雞和魚,睡前會有麵包和牛奶。

工作方面,赤柱監獄囚犯一般會擔任印刷政府刊物及為紀律部隊製造皮鞋工作,亦須輪流清潔監倉之間俗稱「大街」的公眾地方。

陳振聰親友每月只可探望兩次,每次30分鐘。除非陳在監獄內犯事,根據法例,他可享有三分之一的減刑,亦即陳或只需服刑8年。假如陳已服滿不少於實際刑期三分之二的時間,工作勤奮,行為良好,經由懲教署長代表、警務處長代表和專業人士組成的委員會通過,可獲額外減刑。

赤柱監獄過往曾接收不少社會知名人物,包括前立法會議員程介南、詹培忠,歌星陳奕迅父陳裘大,以及六七暴動時在學校派反英傳單的現任民政事務局長曾德成。

爭產案未完結

零七年四月,龔如心因病離世,根據她在零二年訂立的一份遺囑指示,龔如心將遺產全部撥歸華懋慈善基金。但在龔如心死訊公布後第三天,一個比她小二十三歲的風水師陳振聰,拿出一份自稱是龔如心於零六年寫下的遺囑,透過律師堅稱自己才是龔如心遺產的唯一繼承人,為爭產案展開序幕;零七年十一月,爭產案在香港高等法院首次提訊,零九年五月正式開審,雖然過程中已婚的陳振聰不惜自揭是龔如心的地下情人,大爆兩人的性愛關係,法院在一零年二月作出判決,陳振聰敗訴。雖然陳振聰隨後上訴,但均被法庭駁回。

輸了民事官司,陳振聰面對刑事檢控,於一一年五月被香港警方起訴僞造遺囑及行使虛假文書兩項罪名,案件於一三年五月十四日開審,陳振聰在七月五日被裁定兩項罪名成立,判處監禁十二年。

但至此,涉及龔如心遺產的官司,並未能劃下句號。由於龔如心在遺囑上表明,希望將基金交由聯合國、中央政府及港府組成的管理機構監管,作為慈善事務守護者的律政司,認為現時基金董事皆為龔家人,未能達到龔如心遺囑要求,而入稟高院要求解讀遺囑。在今年二月,高院裁定華懋慈善基金,只是遺產受託人,並非遺產受益人,基金不可隨意動用這筆遺產,必須根據遺囑的指引行善,對此,基金已向高院上訴庭提出上訴,希望拿回對遺產的主導權。

第二頁:陳振聰案及王德辉绑架案簡介
第三頁:陳振聰奢華情慾生活
第四頁:828億魔咒 爭產N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