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豪 大精算家

財爺自稱中產,論據是愛喝咖啡,為陰沉的香港添一筆喜感,證明善用咖啡得宜並非易事,而陳豪是唯一的正面教材。

09年拍過咖啡特輯後,陳豪的名字便與咖啡掛鈎。第二度出咖啡書,非一心為錢,「但咖啡也是我的副業。」租金猛於虎,他卻想年底開咖啡店。「只要有質素,城市就會接受,你fit到個客,人哋咪消費囉。」
年少無知時欠過幾十萬元卡數,始悟出收支平衡乃生存哲學。「用於生意,甚至人生也對,你做咁多,但收回幾多呢?」才四十有一,已手持幾層樓。人生本如咖啡甜苦,陳豪淺嘗一口Espresso,「現階段,算是最甜的時候。」

陳豪在這間精品咖啡店剛拍完照,店家炒豆師特意走來,送他一袋咖啡豆。不像《天與地》宋以朗那樣愛炒期指,陳豪其實愛炒豆。「做人做事,熱誠大過一切,你真的喜歡做某件事,會感染到身邊的人。」
換言之,非誠勿擾。自命art友,大學卻主修會計。「都不是興趣,成日走堂。那時我的art work常被貼堂,所以對自己太自信,見別人花了整年去砌portfolio,我還笑人,結果art ban了我。」但仍然相信自己流着藝術的血,閒時會拿起畫筆,偏不愛讀書。

廿歲出頭的陳豪,如划小艇在太平洋自由飄流,無拘無束,回流香港做model,偶然接拍了電影《晚九朝五》。「突然找我casting,即找我拍。我不知電影是何物,只知曾志偉、陳可辛是老闆。做model,是easy money,拍戲?也睇錢而已,反正我沒想過入行,叫我做咩咪做囉,你畀錢我就得。」

重回地球

在大海再飄流了一會,陳豪突然醒覺。「人說,30歲以後才會了解自己,我廿幾歲時,做的事根本幫不了自己的目標,才發現自己原來沒有目標,一直也是渾渾噩噩。

「我原來很空虛,開始發覺做這麼多,卻找不到meaning of life,那有甚麼意思?」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興趣是演戲,索性連model也不做,不過,演戲事業卻走下坡,試過半年沒工開,又當過櫥窗設計和傳銷,「不想再做,好浪費時間,我告訴自己,再付出120%努力也不行,那就算吧。」

曾欠下幾十萬元卡數,「不讓人追過,怎會學識控制?從教訓學懂,是經一事長一智;學不懂,是泥足深陷。」2000年破釜沉舟轉戰電視。「以前囂又囂過,串又串過,大了才知有機會要珍惜,那時我很窮,但我很開心,因為我腳踏實地,重回地球。」

等價交換

寧為雞口,莫為牛後。十三年過去,陳豪多了視帝銜頭,還別名咖啡王子,連帶廣告、出書,愈做愈有。「算是一個機會,咖啡是興趣,我出這本書,不是為賺錢,坦白說,我不當這些是成功,我眼中的成功,是每一個人也能分辨出有質素的咖啡。」

香港社會愈見動盪陰沉,陳豪想年底開精品咖啡店,有得做?「我有信心,對於質素,我是不計成本的。我能給你質素,你自己慢慢揀。先不要講賺錢,做唔做到收支平衡,我fit到你要求,才會有生意。好的咖啡,城市會接受,但你杯咖啡都唔得,點做呢?別人都識計數。」

會計出身,不及親身實踐,早有例證,陳豪在香港及澳洲均有投資房地產。「房地產是比較可靠,都幾主導香港,你做任何一瓣,都比不上房地產。」條件充裕了,是時候成家立室?「我想的,都有這個打算,計劃中,希望快點有好消息,希望啦。」招牌笑容好比烘焙度剛好的咖啡豆,甜味存在這空間,魂縈夢繫不散。

場地:The Coffee Academics
鳴謝:萬里機構
撰文:莫志樑
攝影:梁細權

陳豪

陳豪在新劇《金枝慾孽(貳)》飾演崑曲大老倌,又一演技挑戰。
在新劇《金枝慾孽(貳)》飾演崑曲大老倌,又一演技挑戰。

陳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