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s that girl?陳雅倫

壹週刊 第1172期

男人喜歡陳雅倫嗎?比較難答。女人喜歡蔡楓華嗎?我相信一定有——當年,否則 80s星光燦爛何來,只是陳雅倫、蔡楓華有別於張國榮,事到如今, fans多數睜大眼搣甩曾經愛過,恍似彼得三次拒認主耶穌。

但陳雅倫又有別於蔡楓華。蔡一早發瘋發脹;四十六歲的她仍像 90% new同新品,卻因年資負累,既已歷久,便無可能常新。

You try to avoid her, fate is in your hands.
—— Madonna《 Who’s that girl?》

如果我沒告訴攝影助手小男生:
「陳雅倫出道你仲未出世。」以下情節當不會如此:
在影樓,陳雅倫很在意拍攝效果,助手操控着 mouse給她逐幀逐幀看電腦畫面,陳雅倫從後搭實他肩膊,低胸心口愈挨愈貼……我忍不住說:「阿仔,移一移就吓位啦。」
助手立刻把 monitor拉近陳雅倫——而非自己背脊拉近。
助手坐懷不亂,因為他知。唉,有時無知是福,錯認這尤物頂盡三十歲,小男生未必咁正人君子了——何況陳外表的確呃到人。
Ellen埋怨新片《絕色武器》的海外版海報不列她於 cast。
焉知非福呢?讓鬼佬不認識她是老牌演員,看亞裔臉孔倍覺年輕,問一句「 Who’s that girl?」構成美麗的誤會,何樂而不為?
正如我,廿六年前,也被《小島風雲》她處女作中的神秘和青澀,而迷倒。

陳雅倫

舊夢依稀

當年新人出道,未有模式過猶不及的疲勞轟炸宣傳賣肉。 Ellen在《小島風雲》飾演陳玉蓮的保鏢,跟出跟入,沉默寡言,出招狠辣,古銅色皮膚近乎零脂粉。我會懷疑她本身真箇不食人間煙火的功夫少女,埋怨電視畫面常常 sharp在陳玉蓮而不 sharp在她,追看片尾字幕才知伊人芳名陳雅倫。那股發現天涯芳草的快感,好 cool,好正,是永不回來的驚艷和經驗。
這天陳雅倫老氣橫秋說:「我八五年參加新秀歌唱比賽,當然並非練武出身;少出聲,這是導演起用新人的慣技,我拍這套民初劇口快快噏出『 OK』,難免被減對白;少化妝,因為未學得精又無人幫……」她還透露,其實很易曬黑其實最愛美白。
噢,拆穿了,一切不再神秘而新鮮。

相逢好似初相識,到老終無怨恨心。
——《通勝•增廣賢文》

十二歲的陳雅倫,幾年後她演《小島風雲》也是如此青蘋果。
十二歲的陳雅倫,幾年後她演《小島風雲》也是如此青蘋果。

陳雅倫
必須承認,八十年代的晶女郎真很索,以現時o靚模水平,即使整容後,做吳君如/梅小惠角色都未夠班。

陳雅倫
「這套是舊戲嗎?怎麼陳雅倫的樣子一滴無老過?」呵呵。

日本人說的「初心」,如果,你對老夫或老妻也永遠懷着初戀時的乍驚乍喜和新婚時的相敬如賓,對老友保持着結交時的禮貌和尊重,很多怨懟便無從發生。但這對藝人不利——才不想一直作為觀眾心目中無名新丁呢。
陳雅倫情況又較嚴重。總有些藝人能令人對其認知愈深,愈感受其魅力; Ellen卻是:冷艷殺手現實原來是非精,借男人上位,由靠身手變靠身材——拍王晶爛片和露點寫真,功夫變床上功夫(九三年三級片《危情》)。
她笑說:「當年簽華星遲遲無唱片出,後來全靠識咗個男友叫黃尚偉(監製)咋。」
自言至今很乖很純,感情空白,渴望擁有平凡美滿家庭。你信唔信?
氣質女子蕩然無存。

手停口停

但陳雅倫如今尚有一次機會,勝在她經歷了十年冷河期,夠時間洗底。
首先要補述的是,所謂冷河期並非當事人刻意,陳雅倫坦言害怕手停口停,但她真的手停了——坐飛機睡覺壓壞右手神經線,一覺醒來連揸筷子、沖涼都困難,剪綵之類快錢不能賺。「用左手揸鉸剪、握手嗎?不禮貌,我是專業藝人呀!人家以為陳雅倫懶懶閒,其實我仲想做。」於是,這位嘉諾撒聖家女校舊生祈禱信主……(下刪五百字感人肺腑)
傷殘(陳雅倫用語)只為期兩月,最大癥結是吃不開。「我衰在無長遠計劃,沒有強而有力的經理人和支持者。」
我附和道:「對,總不成每次都和支持者如黃尚偉般談一場戀愛。」
「係又唔拘噃!」陳雅倫回復媚花眼笑。
總之,機會又來了,對基督徒來說,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王晶找她演《絕色武器》,時距這對老拍檔名作《求愛敢死隊》足足二十四年。
陳雅倫坦言飯應,收到通知時,正因長期拍動作片膝蓋勞損要施手術住院,也急急應承。所以,第一幕戲會見到她穿高跟鞋撐枴杖登場,並非偽裝。
真箇: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曹操《龜雖壽》

陳雅倫

陳雅倫

玫瑰夫人

陳雅倫對新作滿懷信心:「你知道嗎?志偉哥在金像獎頒獎禮介紹它時,全場議論紛紛:『這套是舊戲嗎?怎麼陳雅倫的樣子一滴無老過?』呵呵。」
以為舊戲者固然多,恐怕亦有年輕一輩(如本刊攝影助手)索性不知 who’s that girl。作為女星,此情此景,寧願觀眾記得自己年資抑或當成新面孔?我相信 Ellen會揀後者,因為她告訴我,後悔當年只演了兩年電視劇,希望今後乘勢返 TVB,重新「入屋」,重新開始。
是有點辛酸了。
信心歸信心,陳雅倫忍不住低問:「晶哥這部戲會否太八、九十年代?」
點答呢?劇情話陳雅倫係黑道女魔頭喎,外號叫「玫瑰夫人」喎,擄劫謝婷婷自幼訓練成殺手喎……在強國可能得,香港窄啲。但俾我係王晶都會咁拍,西瓜倒大邊,當然照顧大陸口味先啦。並非香港放棄了王晶,是王晶放棄了香港。
所以,「玫瑰夫人」率先在內地登場,四十六歲陳雅倫由此接獲一項不老傳說護膚品廣告。

陳雅倫

陳雅倫

問題女人

上文提及陳雅倫是傳聞中的是非精,事出有因。機會,根本早在○六年發生過,亦錯過了,陳雅倫至今悻悻然:「杜 sir找我演《放逐》,本來想重用我,但有人怕我搶薄唯一女主角身份,背後助力又大,我的戲便被刪得支離破碎。這是秋生後來告訴我的。
「到《放逐》參展威尼斯,杜 sirt話唔使我去,我話自己買機票得唔得?都唔得。你知道嗎,那時正是爆出我和鎮宇街頭熱吻事件,俾我去,一定搶盡某人風頭。」
名副其實被「放逐」。
到《絕色武器》,又傳出謝婷婷不屑與陳雅倫同場宣傳。 Ellen扁嘴道:「晶哥係我恩師,他要捧旗下新人,我都諒解,唔去咪唔去囉。」
陳雅倫稱呼杜琪峯「杜 sir」、王晶「晶哥」,還有「秋生」、「鎮宇」。我並非娛樂新聞判官,但基於傳統智慧,一個女人永遠對異性表現得親熱熟絡,對同性則冷冷淡淡,她,一定有點野心。

陳雅倫《危情》的大膽演出,並未像葉玉卿名利雙收
《危情》的大膽演出,並未像葉玉卿名利雙收。

陳雅倫
遲暮「國腳」負傷復出,我諗起尹巴士頓。

陳雅倫外婆九十三歲了,沒有皺紋;六十五歲的媽媽也非常年青;我幸運得到遺傳。」
「外婆九十三歲了,沒有皺紋;六十五歲的媽媽也非常年青;我幸運得到遺傳。」(原文引錄陳雅倫附上的圖片說明)

陳雅倫
我都諒解,唔去咪唔去囉。

她是誰?

陳雅倫

影樓閃燈忽然失靈,擺甫士中的陳雅倫被拍攝成剪影。我看着同步的電腦 monitor,靈機一觸說:「這畫面也可用來刊登呀,很神秘,很陳雅倫。」
經典就是經典,沈殿霞的眼鏡框、米奇老鼠的手套以至陳雅倫的剪影,哪怕鳳毛麟角,已足夠你認出當事人別無分號。
只是,美女可以經典嗎?「經典美女」,如同「功能復古之先進手機」,本身存在語病。美麗應否包含風塵閱歷?我迷惑。
愛惜健康的 Ellen不抽煙,我對着她不斷抽,終於感染伊人討一根來過手癮,正合我意——吞雲吐霧才是冷艷殺手本色,我連忙拿起打火機……
王晶拍出《赤裸羔羊》延續篇,陳雅倫重操壞女郎故業,我實現了多年來替壞女郎點煙的幻想。大家都在舊夢重溫,一場圓融大覺。


本文鏈接:Who’s that girl?陳雅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