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用學問來說服我 陳國邦

壹週刊 第1185期

陳國邦收起太監腔,說了一個故事。
中五畢業前夕,某人一心考入理工學院,打算將來做個什麼技師也好。還未開業的演藝學院來招生,找個外籍人士假扮教學官,混在學生中間,鬧爆演藝學院浪費時間,演技並不是一門學問。
某人心情興奮,期待罵戰繼續,最好動武。演藝學院那班宣傳大使隨即下戰書,要教學官上台合演即興劇。教學官欣然接受,一路演,一路除下假髮假鬍鬚。某人才恍然大悟。
「那一次,是我人生第一次體會演戲的威力,可以令觀眾的情緒跟隨跳動。演戲,的確是一門學問。」陳國邦抹了一下眼鏡片。故事往後發展,不用細表。
遺漏了一部分。整間中學,整班中五畢業生,當日之後,動身投考演藝學院的,只有陳國邦一人。禮堂之大,大概得陳國邦認同演技是一門學問。
或者,是認同學問有用。

陳國邦

《飛虎雄心》,助陳國邦於九五年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飛虎雄心》,助陳國邦於九五年提名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敗給《晚 9朝 5》的陳小春。電影業式微後,陳國邦於○○年回巢無綫。

壹:懷才不遇?
陳:我拍第一齣電影就提名金馬獎,有電影不拍,加入電視台,貪電視台產量大,發揮機會多。四年下來,文員仔依然是文員仔,主任也去不到。薪金由五千五加到九千五,別人卻個個月入過萬。那時,話離開就離開,未有後路。
給人稱讚演技出色,十年有多,我得到什麼?我愛看書,看書令我增加學問。很多科學家對世界產生重大影響,功勞都被歸去另一人身上,一直籍籍無名,要事隔很多年,才獲歷史學家平反。我陳國邦算什麼?頂多只是一個有九成觀眾讚好的演員,有什麼大不了?
我用這種方式開解自己。

壹:觀眾的讚賞,幫了你,還是害你?
陳:有時,真的情願無人讚。
無人讚,知道自己差勁。但你不斷讚我,不斷話我好快得到大禮物,我由十幾歲等到三十幾歲,很難不懷疑大家在欺騙我。
有人讚,對於一個人的成長是種推動力。也令我產生很多無謂的憧憬。
拍電影的幾年,拍到《飛虎雄心》。兩、三年間,不斷扮演警察,扮到連金獅影碟都有陳國邦一欄。
自大呀!以為陳國邦的演技好到做什麼角色都可以,於是刻意接拍《廣州殺人王》,又強姦又殺人。結果,一夜之間,所有警察角色也不再找我!
說懷才不遇,說控訴,那時的力度最大,甚至覺得香港的觀眾根本不懂得睇戲,只懂得看形象。

壹:是你不夠好,還是觀眾水平不夠?
陳:是市場太細。
羅文、梅艷芳那一代歌手,即使三、四線,也唱得,偶像派頂多得一兩個。到偶像派抬頭,舊一輩的接近消失。他們當時還未過身呀!說明什麼?說明香港的觀眾資源在同一時間只足夠支持一種風格。
以前,我相信有能力等於有成果,慢慢明白技術不是最重要的範疇。做人才是。任你能力再高,無法跟世界融合,只會阻礙機器運作。

壹:即是要奉承才可以生存。
陳:有一、兩年,我刻意去應酬交際。不過,你想擦鞋,也要受者肯接受,肯俾你擦。擦鞋擦得成功的,我衷心欣賞,當中也充滿學問。
又或者,是不是可以演得嘩眾取寵一點?我不是不屑,是無能為力。
娛樂圈始終是為觀眾帶來歡笑的行業。只是,你要我一味擺甫士,我做不到。我看阮兆祥扮《鄉下小姐》卻看得很高興。
這不涉及任何高檔與低俗之間的抉擇。或者,每個鑽研演技的人總有一些包袱。

陳國邦跟羅敏莊因拍攝電視劇結識
跟羅敏莊因拍攝電視劇結識,三年前結婚,「羅敏莊不是最好的女朋友。夾,比好重要。」

陳國邦女兒剛出生,取名陳禛
女兒剛出生,取名陳禛,亦即康熙個仔雍正個名胤禛的禛。

六合彩

陳國邦
我陳國邦算什麼?
頂多只是一個有九成觀眾讚好的演員,有什麼大不了?

壹:古明華就要靠蘇基才被注目。
陳:同樣是演藝學院出身,十多歲,我已經認識古明華。大家都同樣捱了很多年,看見他彈出,我打從心底高興。
最後,如果古明華贏了我,我接受。我比他幸運得太多。
演戲是我興趣,也是我職業,同時令我不用擔心生活。我已經比很多人幸福。

壹:新劇跟黎耀祥合作,少不免以此作為目標吧。
陳:是天時地利人和。
上次在《紫禁驚雷》,我飾演康熙,我自問演到與別不同。無人品題。今次的《大太監》,如果我的戲份搬去第十五集,效果已經相差好遠。怎似現在顯示出陳國邦的努力與能力?
黎耀祥第一次得獎,我收到幾個短訊,都是公司同事傳給我的,大意是希望我成為下一個。有這樣一幕,夠窩心了。

壹:有妻有女,事業心不會被取代嗎?
陳:你問我滿足不滿足?我滿足。對成就與榮耀的追逐,是比以前放低了。我依然想要!
像六合彩,有錢的人想中,窮的人更加想中。單細胞生物也會選擇在最合適的環境中繁衍,何況我們是人類?怎會不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死結

陳國邦
單細胞生物也會選擇在最合適的環境中繁衍,何況我們是人類?

壹:一直沒意圖生育,為什麼改變計劃?
陳:我的確不喜歡現存的社會,對太多事情無能為力。簡單點解釋,我跟羅敏莊連對自己的星途也無法自控,實在不想看見下一代經歷同一樣的成長路。
地球也即將滅亡啦,仲生?太自私,只不過是為自己高興。
是年紀愈大,心態開始改變,由當初很決絕的抗拒,慢慢變成可有可無,而在未到好渴望之前,太太已經懷孕。就是這樣順其自然。

壹:羅敏莊的樂天,中和了你的冷靜吧。
陳:完全錯誤。
羅敏莊很幸運遇到陳國邦,因為陳國邦令她的人生起了重大轉變。
她在應付懷才不遇的能力上,比我差很遠。她跟陳慧琳同年出道,一齊奪得新人獎。我們剛相識時,每次談起這些經歷,她也忍不住哭。她不是大眾眼中的豁達。
反而是我的理性,使我對事業不順境處之泰然。羅敏莊欣賞我,所以願意聽取我的分析,會慢慢認同,會接受。其實是我開解了她,幫她解開了死結。
人大了,會愈來愈多衡量。行左,計較得到什麼報酬,行右,擔心損失了什麼代價。憂慮,全部是自找的。
其實,我們都應該重新想想,年輕時代的自己,重視的,究竟是怎樣的。

最高境界

根據專業電視觀眾方太 a.k.a我阿媽的寶貴意見,陳國邦在《大太監》中,是唯一一個似太監的太監。同樣需要演活不似男人的男人,古明華有突出造型相助,陳國邦則要在千篇一律的制服中突圍而出,計難度分,更勝一籌。
陳國邦說,以前流行的評核演技方法,例如不問情由叫人鬥快喊,如果他參賽,一定輸。「不過,只要你給我背景給我原因,你要我喊,我立即喊,要我笑,我立即笑。」
演技的最高境界,大概就是徹底代入角色,即使情節如何荒謬,也覺得自己合情合理。
如此推斷,今年的視帝,好應該是王征。

陳國邦《大太監》
《大太監》。

王征。
王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