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200萬前助手拒收傳票 樊亦敏代劉家輝出馬

壹週刊 第1214期

前年中風導致半身不遂, 57歲的劉家輝(原名冼錦熙)禍不單行,既要承受分居多年的泰籍妻聯同兒女謀產困擾,更所託非人,把二百萬血汗積蓄暫托前助手兼前任委託人 Eva(馮映華)後,一去無回頭。

等錢醫病的劉家輝被迫找律師向 Eva入稟追討,案件於本月廿五日開庭應訊,但對方竟千方百計拒收法庭傳票逃避出庭。上週三(六月五日),代劉家輝出頭的現任委託人樊奕敏,率領代表劉家輝的律師行職員及兩男一女圍截狡猾 Eva,當面將法庭傳票成功交到她手中。

劉家輝中風後,與他相識十多年的樊奕敏幫手安排他入住老人院,又找律師朋友義務幫他處理資產。

改 Look避電話

劉家輝中風後,與他相識十多年的樊奕敏幫手安排他入住老人院,又找律師朋友義務幫他處理資產。
劉家輝中風後,與他相識十多年的樊奕敏幫手安排他入住老人院,又找律師朋友義務幫他處理資產。

被前助手 Eva擸住二百萬的劉家輝,今年一月透過一眾好友及律師,向對方追回交她暫管的血汗錢,但攬住嚿錢唔還的 Eva竟企硬,找律師同劉家輝對峙,拖得就拖,劉家輝於是入稟告 Eva。
數月前,代表劉家輝的高嘉力律師行,向代表 Eva的律師行發出法庭傳票,通知她本月底出席應訊;豈料代表 Eva的律師行卻以沒收到客人指令收傳票而拒絕代收。劉家輝一方代表律師於是派職員到 Eva旺角安寶樓住所及寄掛號兩個方法,務必將法庭傳票送到她手上,可惜無人應門不得要領。
據知, Eva由今年初開始,不但拒接劉家輝一方人的電話,又一度搬離旺角住所「避難」,甚至把留了多年的長髮剪掉,改頭換面,消失於劉家輝的社交圈。

將傳票掉落地

案件於本月廿五日開庭,日前 Eva向傳媒自爆在觀塘傾完公事後,遭八名手持相機大漢圍截,要她接收一封信,又自爆事後驚到喊須報警求助。
事實上當日(六月五日)下午三時,本刊在觀塘發現 Eva出沒,並上了一幢商業大廈,未幾,見與劉家輝相識十多年,目前代他出頭「執手尾」做委託人的樊奕敏,與兩男一女友人及高嘉力律師行一名職員到達上址,一行人在商業大廈大堂等候 Eva落樓,希望將法庭傳票交到她手上。
在本刊現場目擊下,當日連同本刊一名男記者,只得四名男士在場,非如 Eva報稱被八名大漢圍住;而她所指的一封信,正是她一直拒接的法庭傳票。


死都唔接Eva離開寫字樓,樊奕敏上前叫停她,代表劉家輝的律師行職員隨即向 Eva送上法庭傳票,但 Eva扮聽唔到玩電話,拒接!

任由傳票文件掉在地上的她,左閃右避用背脊對住幫劉家輝的人。

Eva裝襲作啞,忍夠的樊奕敏追住入??避難的 Eva,當面質問她:「唔好害家輝哥,你知唔知佢等住啲錢嚟醫病!」心虛的 Eva一直唔敢望她。

最後 Eva聽到樊奕敏跟大堂保安稱要報警求助, Eva才知驚執起法庭傳票文件,冇得避!

半小時後, Eva落樓,樊奕敏即時叫停她,而同行的律師行職員亦上前截住,將文件隊俾 Eva並跟她說:「我係高嘉力律師行代表,請你收咗呢份法庭文件,你掂咗就等如收咗,你唔收係你嘥咗你嘅抗辯機會。今個月二十五號,上午九點……」聽完律師行職員的一番話後, Eva依然拒絕接收傳票,任由文件掉在地上。
本刊上前追問 Eva:「點解攞住劉家輝啲錢唔俾番佢?你話等佢好番先俾,咁點為之好番晒?」被圍截的 Eva先發出一聲冷笑,再拋下一句:「我冇嘢講!」
有指 Eva企硬同劉家輝打官司,其姊馮麗華(現職於無綫化妝間)及姐夫是幕後軍師,對此說法, Eva繼續裝襲作啞,不答一句。
早前邵音音出席活動透露她曾勸劉家輝睇開啲。

Eva(黑衫)當劉的委託人期間,因常對他喜怒無常,影響劉的情緒。

知衰叫大鑊

以一敵眾的 Eva期間不停在大堂打圈行迴避鏡頭,之後又一度行番入??,忍無可忍的樊奕敏於是跟她入埋??,當面質問對方。

樊:「劉家輝都好想知,點解你唔肯俾番啲錢佢?你知唔知佢依家好慘?……」無話可說的 Eva走番出??,面壁用背脊「得」住樊奕敏,並開始手忙腳亂不停打電話搵救兵。

大堂保安問是否需要報警,樊奕敏立即俾反應:「好呀,報警呀。等警察嚟我可以當住佢哋面前,重新將傳票交一次俾馮映華,有警察見證,睇佢仲會唔會唔收?」聽到報警,知驚的 Eva才死死氣執番份法庭傳票文件。樊奕敏見狀說:「你依家收咗,你知要上庭啦!」木無表情的 Eva點頭示意知道,並跟手推門離開大廈。

行到出街, Eva還向電話中人說:「大鑊啦!」雖然事後喊驚表示要報警,只是當日她離開大廈在街上也遇到兩名巡邏警員,但她當下並沒上前向警員求助。之後, Eva坐的士到上環信德中心,在其代表律師麥耀華律師行的辦公室逗留約一小時才離開。

出事前,劉家輝最後拍的是港台劇集,他在戲中扮消防員。
劉家輝老友周強(後排左二)曾經幫兄弟追數致電 Eva多次,不過她避開未有接聽。
劉家輝老友周強(後排左二)曾經幫兄弟追數致電 Eva多次,不過她避開未有接聽。

半夜收電話

本週一(十日),記者致電樊奕敏詢問當日有關「行動」,她說:「我出現,目的係防止律師行職員當面向馮映華( Eva)遞交法庭傳票時,佢唔認自己係馮映華,所以我幫律師確認佢係。醫生話家輝哥有功夫底,就算之前錯過咗復元嘅黃金期,只要佢之後 pick up番,都可以進展良好;所以佢嘅療程係唔拖得,需要錢繼續醫病,家輝哥亦一直好掛住呢筆錢!」

對於 Eva事後喊驚報警,樊奕敏說:「如果好似佢所講咁驚,當時佢喺街見到警員點解唔即刻求助,事後搞咁多嘢簡直浪費警力。佢報警有冇同警員講佢一直拒收法庭傳票呀?到呢刻為止都冇警員聯絡我,如果佢搞咁多嘢然後話自己好驚,咁我都好驚。(佢報警話半年來不停受匿名電話騷擾。)我識佢咁耐,之前佢已經成日同我講半夜收匿名電話,我都幫佢接過幾個。好歡迎警員幫佢調查究竟係邊個打俾佢,因為我都好奇想知,佢有咩仇家!」

劉家輝家姐 Teresa移民外地多年,她亦同意樊奕敏做委託人。
劉家輝家姐 Teresa移民外地多年,她亦同意樊奕敏做委託人。
劉家輝囝囝
劉家輝囝囝(後排左一)曾經公開報警尋老豆,但對老豆入稟法庭追數,卻出奇地未有任何反應。

入稟狀指,若法庭拒頒令 Eva向劉直接交出款項,可頒令 Eva將有關款項存入法庭,其後法庭可按劉住屋及醫療開支,向他發放生活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