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靜晶代劉家良 向邵逸夫追30年花紅

享年75歲的一代宗師劉家良昨日在紅磡出殯,遺孀翁靜晶在靈堂上宣佈成立劉家良慈善基金,率先捐出100萬的同時,忽然追收邵氏陳年電影分紅。自言「人窮思舊債」的翁靜晶,形容此舉是向邵逸夫募捐,希望他可以起帶頭作用,而非揼心口。

一代宗師劉家良與癌魔抗戰十多年,上月25日因骨髓功能退化致併發症而病逝,享年75歲,昨日在紅磡世界殯儀館以佛教儀式舉殯,一身素服的劉家良遺孀翁靜晶與女兒,以及劉師傅的徒弟、徒孫一早到場打點,劉家良前妻何秀霞則未有出現,只由兒子劉永強代表出席。9時過後,王羽、治喪委員會主席陳百祥、黃杏秀、曾志偉、錢嘉樂夫婦及有份扶靈的日本武打藝人倉田保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等先後到場,前日設靈時未有現身的志偉,到場後即慰問翁靜晶。

劉家良遺孀翁靜晶 向邵逸夫追花紅
劉師傅與邵氏及邵逸夫淵源極深,但昨日於靈堂派發的紀念冊上,未有提到師傅與六叔交情。

劉家良遺孀翁靜晶 向邵逸夫追花紅
翁靜晶於靈堂致悼辭,一石激起千重浪。

「冇5,000萬都有500萬」

11時半,翁靜晶上台致悼辭,即場宣佈成立劉家良慈善基金,率先捐出100萬,幫助龍虎武師及電影業界有需要的人,更披露了一個隱藏多年、關於邵逸夫爵士與劉師傅的秘密:「咁多年嚟,師傅受咗乜嘢委屈、唔公平,佢都唔計較,亦都唔同人計。我識佢三十年,佢幫邵氏拍過好多電影,師傅嘅演藝生命喺07年畫上句號,其實佢拍《南北少林》嗰陣,已經差啲畫上句號,多得麥嘉幫手,所以麥嘉係師傅嘅恩人。師傅同邵氏拍每部戲都有簽合同,寫明會有香港同國際花紅,但呢三十年來,師傅都冇收過,相信邵逸夫爵士好仁慈、幫我哋儲起咗、拎去投資。相信呢筆錢,o依家冇5,000萬,都有500萬!」在座有親友即以掌聲附和。

翁靜晶自言說這番話要有很大勇氣,全靠在座的子女支持,她再補充:「希望邵爵士聽到呢番話,你唔會蝕,你可以將師傅嘅電影包裝一次,再賣錢。」致辭完畢,工作人員抬出劉師傅靈柩到前堂,由三隻孝獅在棺前行三跪九叩禮後,各親友先後上前瞻仰遺容,最後翁靜晶上前瞻仰亡夫最後一眼,她雙手合十作三鞠躬禮後輕撫遺體後,忍不住失聲痛哭。之後翁靜晶跟劉師傅的子女手持一炷清香跪在棺前,由法師誦經二十分鐘後蓋棺。以曾俊華為首的八人扶靈團將靈柩扶上車,劉師傅的子女則為亡父捧着遺照及靈位。靈車離開時,劉師傅入室弟子冼國林率領鄭少秋及陳嘉桓等捧住印有劉字的大旗,跟三隻孝獅一起開路,繞着殯儀館一周,靈柩運往義莊停放,火化日期則待堪輿學家蔡伯勵擇日。

望邵逸夫帶頭做善長

儀式完畢,眾人於黃埔擺解穢酒,翁靜晶表示追花紅是師傅心中一件未了事:「希望借機會了咗呢個願,啲錢唔係畀我,希望邵逸夫先生帶頭做第一個善長。」她續指王羽是過來人:「師傅對法律認識唔多,睇到份約會有一個好靚憧憬,不過望到得唔到,可能有人計漏睇漏,希望今次講完人哋會記得。」會否進行法律追討?她表示目前不是講這些的時候:「唔會搵中間人喇,當我細路仔唔識世界,又當幫師傅掹咗條刺。人窮思舊債,o依家基金好似BB咁,o依家唔講法律講參與,希望邵爵士可以出一分力,主僕一場,係募捐唔係揼心口。」冼國林亦強調師母不是追舊債。

邵氏電影製作總監黃家禧昨日接受電話訪問時說:「唔回應,費事好似鬧交咁越描越黑。」記者再三追問,他回應說:「我講兩樣嘢,一、你哋信唔信呢?二、我冇嘢回應。」最後他回答:「公道自在人心」,然後表示要去睇醫生而掛線。據悉他私下向友人表示,假如邵氏合約不公平,劉師傅就不會拍那麼多邵氏電影。至於陳百祥則表示未聽過欠花紅一事:「我都係第一次聽,呢個係翁靜晶自己感受,我冇得代佢發言。呢個係佢嘅私人對話,總之我嘅感覺同大家一樣,最緊要係師傅嘅後事辦得安穩妥當。」

專家話:着錯衫坐錯位


資料圖片

劉師傅身為洪拳宗師,是反清復明的門派,惟翁靜晶與女兒所着的孝服卻是清朝旗人款式,翁靜晶昨解釋:「乜嘢年代呀,冇反清啦!亦冇聽師傅講過洪拳反清復明,我睇劇集《甄嬛傳》宮女啲衫好靚,加埋自己構思做孝服。」至於靈室用粉紅布佈置,她說:「自己同工人車。」

另翁靜晶坐在靈堂中間跟師傅的徒弟徒孫大合照,亦被指有坐錯位之嫌,殯儀業林先生昨接受本報電話訪問說:「靈堂唔畀影相,要影家屬都要坐家屬席。」殯儀業行內人亦透露,一般靈堂要影相皆以先人靈柩或法師才可坐中間,生人要移歪避一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