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信報》游清源誹謗 王維基:我自信但自卑

綽號「電訊魔童」的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興訟,指《信報》於2010年9月刊登的專訪誹謗他,案件昨在高院開審。王維基作供時形容自己有自信、不謙虛,但心底感到自卑,又稱很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故當看到有關報道形容他「牙擦」時感到「唔開心」,更反省「做咗咩畀人咁嘅感覺」。

否認批評無綫膚淺

兩被告分別為信報財經新聞有限公司及《信報》副總編輯袁耀清(筆名游清源)。涉案報道於2010年9月9月在《信報》「獨眼新聞」內刊登,題為「王維基批無綫『膚淺』 奇招掀視圈世紀戰」。

代表王維基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出,王於訪問中從沒說過「膚淺」兩字,亦未曾批評無綫,質疑《信報》無中生有。余又指報道會令讀者以為王為人傲慢,並藉批評同業來抬高自己。

王維基出庭作供,代表《信報》的資深大律師鮑永年「先禮後兵」,先向王表示感謝,指全靠他旗下的城市電訊(香港電視網絡前身)加入電訊業,「我哋嘅電話費平咗好多」;但話鋒一轉,鮑即問王,「你同唔同意自己唔係一個謙虛嘅人?」王維基肯定地回答:「同意。」王指自己為人自信卻很自卑。他解釋,自卑個性源於「成日覺得自己唔叻」,又指自己只能以三級榮譽在中大畢業,「音樂打波又唔突出」。

三級榮譽畢業自覺「唔叻」

鮑表示,王於專訪中指香港電子傳媒的新聞報道「好淺,唔夠深入」,故強調「膚淺」一詞是《信報》編輯對文章「反芻」後得出的「公允評論」(fair comments)。鮑又質疑,王於訪問中流露對無綫的批評,又指雙方(無綫及王)關係已勢成水火。王反駁稱,同行之間雖有競爭,但亦有合作,又「自爆」從某政府官員口中得悉,曾有「來自競爭對手嘅人」對他表示讚許。

不想予政府公眾「囂屎」感覺

王維基又供稱,對有關訪問的內容非常着緊,因為免費電視牌照尚未批出,「唔想畀CA(通訊局)、政府官員,甚至公眾覺得我哋好『囂屎』,或者好針對無綫」,又指「無綫會反應好大」,故自己在公開場合很少批評商業對手。

王維基說,採取法律行動是因為不忿《信報》「為賣紙而無中生有」,而且該報非「八卦雜誌」,公眾閱畢有關報道會信以為真。聆訊今續。

告《信報》誹謗 王維基:我自信但自卑

《信報》游清源釋「膚淺」含義

並指︰王維基牙擦眾所周知

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控告《信報》誹謗索償案昨天續審,《信報》副總編輯袁耀清(筆名游清源)作供,遭原告一方質疑他利用報道玩弄王維基,自行將「膚淺」一詞當作是王所講。袁否認此說法,更即場引用《現代漢語詞典》解釋「膚淺」的字義,以及引號的七種用法,重申用「膚淺」一詞是概括的講法。袁又指負責記者因違反行規,向王爆出是他起題,已引咎辭職。

記者:蔡曉楓

香港電視企業傳訊助理總監鄭靜雯(右圖)在王維基(左圖)接受《信報》訪問前,提醒他不可批評對手。曾顯華攝
■香港電視企業傳訊助理總監鄭靜雯(右圖)在王維基(左圖)接受《信報》訪問前,提醒他不可批評對手。曾顯華攝

有才子之稱、畢業於香港大學中文系的袁耀清昨天供稱,報道刊出前,負責採訪及撰文的記者替文章起題為「知識對抗膚淺 奇招戰無綫」,他與該記者商討過,雙方同意用「膚淺」一詞,但他認為標題不夠清晰易明,於是改為「王維基批無綫『膚淺』 奇招掀視圈世紀戰」。

袁指根據《現代漢語詞典》膚淺一詞指「淺薄、浮淺不深入」,他認為王在報道中批評傳媒處理新聞不夠深入,「以我專業判斷……好淺唔夠深入,即係話新聞無深度,膚淺係概括嘅講法」。

原告一方質問為何用引號括住膚淺,這做法等同當作王所講。袁立即否認,指用引號是概括「膚淺」的概念,又即時細數《現代漢語詞典》中引號的七種用法,如引述他人、名人的說話、專有名詞等。

《信報》副總編輯袁耀清昨天出庭作供。
■《信報》副總編輯袁耀清昨天出庭作供。

記者違行規辭職

被問及王在訪問中並沒有針對無綫,為何標題要指名「批無綫膚淺」,袁解釋他認為無綫是王維基的主要對手,故報道中所指的傳媒便是無綫。

袁又否認原告所指他利用報道玩弄王維基,並謂王為人「牙擦」在傳媒界是眾所周知的事。他又透露,有關記者向王爆出是他起題,對方有感自己犯了行規,彼此失去互信關係,事後已引咎辭職。

香港電視企業傳訊助理總監鄭靜雯昨天則供稱,原本與王維基協定在申請免費電視牌照期間不會接受傳媒訪問,但王認為《信報》「信得過」,才接受電話訪問。事前她已提醒王不可批評對手,亦不可用強烈聲線說話,而在訪問進行期間,她亦從旁以嚴厲眼神提醒王,故王並沒有在訪問中批評對手。

案件編號:HCA1385/10

王維基告《信報》完成審訊擇日宣判

香港電視網絡主席王維基控告《信報》誹謗案,昨天由雙方代表律師作結案陳詞。代表《信報》的資深大律師鮑永年指出,控方理據主要針對涉案文章標題的「膚淺」與引言「知識戰勝膚淺」等字眼,但其實應全面參考整篇文章內容是否公允,標題作用只為吸引讀者閱讀,他相信正常讀者看見涉案文章的標題後,都會有興趣細閱文章內容,以了解標題中王維基的批評理據。

鮑永年續稱,涉案文章除訪問王維基外,亦有其他3 人受訪,包括學者梁天偉、資深傳媒人蕭若元和無綫外事部總監曾醒明,前兩人均同意文中王的觀點,當中梁天偉的評語較王更嚴厲,只曾醒明不同意,文中亦清楚表達其立場。鮑又說,文章主題是問王維基「有何板斧可以K.O.無綫」,王的回應皆建基於該前提之下,既然他回答,即代表他自信有些地方較無綫優勝,不明他事後為何逃避批評無綫這事實。

代表王維基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反駁稱,王維基是免費電視台的業內人士,文章標題是有心引起轟動(sensationalize),刻意塑造成他「踩低人(競爭對手)、抬高自己」,藉此挑起電視台之間的紛爭,而無論其他受訪者的意見如何,都不能否定被告誣告王維基批評無綫膚淺的事實。

法官鍾安德則認為,本案罕見之處,在於涉案文章並非直接誹謗原告,而是指原告批評第三者。本案已完成審訊,法官將擇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