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卓羲:第一日已係情侶

吳卓羲與徐子珊雖被傳拍拖,但各自的緋聞不相伯仲,分分鐘比演出還要精彩!兩人不避嫌互笠高帽打情罵俏,默契十足的他們每次合作都非常舒服,原來子珊參選港姐時已與卓羲拍檔跳舞,難怪男方說:「第一日已經係情侶啦!」

徐子珊與吳卓羲老友鬼鬼,坐大髀情深對望亦不怕再惹閒言閒語。

徐子珊與吳卓羲老友鬼鬼,坐大髀情深對望亦不怕再惹閒言閒語。

吳卓羲坦言視徐子珊是好兄弟,日後亦會不避嫌繼續約對方食飯。

吳卓羲坦言視徐子珊是好兄弟,日後亦會不避嫌繼續約對方食飯。

子珊經常笑吳卓羲愛做無聊事,其實是想搞氣氛。

子珊經常笑吳卓羲愛做無聊事,其實是想搞氣氛。

吳卓羲

徐:徐子珊
吳:吳卓羲

不避嫌互笠高帽

卓羲與子珊合作無間,兩人均認為對方好戲,不避嫌地互笠高帽。

徐:2004年我參選港姐,公司安排咗你同我拍檔跳舞,不過你當時好忙,冇咩時間去排,大家冇咩偈傾,但就有提醒你啲舞步,你知我哋比賽好緊張,咪捉住你練多幾次囉!

吳:我仲記得係跳社交舞,得幾個Step,你仲幫我記埋,然後話我知呢個動作係咁、咁會靚啲,但到真正認識係05年拍《突圍行動》。

徐:同你係第一次合作,第一套劇係《女人唔易做》,客串就之前都有。

吳:咁期間都有留意你,你注定食呢行飯,演員要好明白導演要啲咩,講幾次你就知,畀到要求。

徐:其實我都仲係適應緊,幾困難架!頭幾年拍嘢好迷惑,但你就好易帶動到對手。

吳:咁都見你慢慢進步,出嚟拍戲自然就OK,最緊要係真情流露去表達自己。

徐:同你拍過咁多套劇,你覺得邊套最開心?

吳:《團圓》啦,因為一開始已經係拍拖。

徐:呢部確實又係幾舒服,好少戲一開始就一齊,同你又熟,演對手戲機會多啲。劇情入面係講誤會,有好多戲要去演,要了解多啲,好似了解朋友咁,就係更加無奈,哈哈哈!其實同你一齊拍都好開心同舒服,咁我係咪你合作過最舒服嘅對手?

吳:你坐喺我隔籬當然係最舒服啦!講真喺公司入面,你同我合作比率係最多,默契自然有晒,直頭第一日已經係情侶啦!

徐:我成日畀你影響到,每一次都唔知你講啲咩,就帶我去遊花園!同你拍成日畀你影響,唔知我自己做緊咩!

吳:係鬼,你啲感情戲不知幾叻!

徐:因為驚你阻住我收工,你試吓唔係同一部劇會點!好多時做嘢最Close嘅係會舒服啲,唔使時間揣摩,演員之間化學作用要時間培養,最緊要觀眾受落,依家都有Job係搵我哋一齊做,特輯都特登Book我哋一條線。

互數緋聞得啖笑

提到緋聞,子珊與卓羲絕對叮噹馬頭,就讓他們逐一細訴。

吳:我呢方面不嬲都勁,根本就係一個緋聞表!邊單最好笑?馬賽囉!直頭冇聯絡,係唔會發生嘅一個緋聞發生咗!可以點?咪當宣傳囉!不過我合作過都有冇傳過嘅,就係容祖兒,連雜誌都冇寫過,江若琳好似都冇。

徐:我都唔係好多緋聞男友啫!送車?都係緋聞,所有都假,非常假!好似高鈞賢咁,因為當時係同一個經理人,都係當宣傳,所以咩都有……是非。開始會唔開心,驚影響工作、fans同觀眾會點諗,好介意同上心。但係久而久之覺得影響工作好無謂,依家就冇咩所謂,有時係有唔公平,離晒譜咁。

吳:邊單咁過分先?

徐:咪就係話我畀人包囉!真係好唔開心,當時我作出回應係最強烈,因為太過分,對我人格操守同名譽好影響!平時拍劇大家明係咩一回事,但我唔接受呢樣嘢,我亦唔會咁做!

吳:其實係某雜誌覺得我哋尷尬,我就覺得傳過都可以合照,大方啲仲好。咁你呢?當年同黎明好似都傳過吓,點嘅啫?

徐:拍廣告囉!當時啱啱入行仲係港姐,仲傳黎生送部車畀我添!

吳:嘩!一個廣告就有部車?

徐:係有錢收,車呢啲嘢可以供嘅啫!嗰時面對黎生,我係好崇拜嗰種,會覺得距離好遠,因為由細到大都見到嘅偶像人物,好似好虛無咁,有得合作就覺得好玄。其實佢又冇乜嘢,佢會教你同埋同你傾偈,你唔會想像到佢講嘢係好高深,咁正常傾偈都有。(唔反問番佢?)冇,真係好深,佢本身個人好有魅力,好有地位,但講嘢深大家唔明白啫。

吳:空肚食早餐……哈哈!可能我哋IQ低,咁你之後有冇見過黎生?

徐:做嘢見到都有Say Hi,冇問題架!

吳卓羲承認馬賽是好女仔,但不是他杯茶。

吳卓羲承認馬賽是好女仔,但不是他杯茶。

子珊出道初期曾與黎明傳緋聞。

子珊出道初期曾與黎明傳緋聞。

子珊電癦最迷人

子珊於大眾眼中有一雙殺死人的電眼,那卓羲又可會認同?

吳:我覺得你有一粒電……癦,所以平時唔係望住你視線,係望住你粒癦,呢粒癦係帶動我要去望你所有嘢!

徐:我唔覺得,成日覺得自己好男仔頭。其實我唔係好了解自己,好迷失,又慢熱,唔知點Carry自己,係識好耐嘅朋友會話番畀我知,我係點嘅。

吳:我不嬲覺得你好Lady,愈來愈女仔,又有味道。記得拍《學警雄心》你係男仔頭。依家睇落去就……Wow……你睇嗰雙電眼,直頭迷死人。

徐:我自己都唔知嘅,真係架?

吳:做嘢係會裝到好強,人哋就覺得你男仔頭,但你對住熟嘅人有嗲同女仔一面,係好事。做嘢係要有自己形象,咁你本身係女仔,唔好玩健身呀。同你拍咗好多部劇,又成日一齊做嘢,睇到你同熟嘅工作人員、同事,係有自己一面。

願為家庭棄事業

雖然卓羲與子珊都熱愛演藝工作,但花無百日紅,兩人亦有想過其他出路。

徐:有冇諗過畀幾多年時間自己?中間有冇心灰意冷想離開?

吳:點解我唔會做呢行?咁我留喺公司一世都未必會要我啦!甘草有好多都冇做,可能好值租喎!又可能我會做關於製作上嘅嘢,做攝影師都唔出奇。

徐:今時今日我都享受演戲,鍾意表演,你叫我突然唔做會好痛苦,暫時未有諗。以前做到攰都會唔開心,但未至於要走。如果唔做呢行,我諗做番學生係我夢想,又或者睇吓會唔會嫁,遇到個好嘅男仔閃婚都OK,我願意為家庭放棄事業。

吳:呢個年代嘅女仔係會,想要個幸福家庭多過事業,好虛浮。

徐:家庭好緊要,將來我會尊重另一半,希望係可以家庭時間多啲。人愈大愈發覺家庭重要性,因為無論點都會喺背後支持你。

吳:咁你會唔會生小朋友?

徐:我冇諗喎!

吳:我會生,但有冇啲唔喊嘅BB?身邊好多朋友生晒,睇到佢哋無奈而又幸福,自己都會攝高枕頭諗,到時自己結婚會唔會生呢?家姐個女一路大,見佢真係又無奈又煩。不過有BB係開心啲,我以前唔會鍾意,但依家就改變咗,唯一唔接受就係唔可以大肚結婚,同埋想生女先。

文:影視組  攝:黃叔榮  場地:Coyote Bar & Gr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