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阿Sam的感覺 吳鎮宇:我依然咁靚仔

戲劇世界的三數個月或一年半載,在現實世界彈指就已經過了十個年頭,《衝上雲霄》的成功,不單只限於10年前的口碑,而是10年後播出續集的氣勢如虹!

更重要是吳鎮宇肯讓「唐亦琛」再現熒幕,這當中的掙扎,終於被一位肉緊師奶而成就!

在拍攝《潛罪犯》時,TVB已經游說吳鎮宇拍《衝上雲霄》續集,鎮宇思前想後,還是Say No,然後有天他去街市買餸,突然有位女士衝過來:「拍啦!你做乜唔拍啫?快啲啦!加油呀!」

看到這些家庭觀眾的緊張,鎮宇感受到一點點群眾壓力!

「其實我一直沒理會這個角色在觀眾心目中是那個樣子,作為一個演員年輕時以不重覆自己是一個不錯的口號,但到事情真箇要發生時,原來重覆是幾困難和富挑戰的,10年前阿Sam(唐亦琛)的諗法今日已經承接不到,10年前更沒諗過會這樣爆,我只是享受一下做飛機師的樂趣,覺得飛機師幾型呀!10年後要吳鎮宇再演阿Sam好可怕,因為你要和自己10年前的容貌比較,拍《潛罪犯》我不是這樣的,演那個教授雖然都是斯斯文文,但情況不一樣,我們的樣子,40歲前是父母給你的,40歲後自己應該要負大部分責任,而且很多時自己都要知點解個樣變成咁?」

十年過後 演不到

鎮宇坦言未必演得到,因為這個角色是自己創造出來,10年後變了質,演不到,其實都幾好笑!

「因為我不認同阿Sam會有變化,現實中過了10年,但戲中只是兩三個月,所以Sam不會有太大變化,是那種每日揸完飛機就返屋企的人,最後我接拍是因為認同自己原來無變,和10年前依然咁靚仔,這個是最主要的理由,因為我離開了教授的角色,就開始進入Sam的狀況,開工前已經有七、八成,連他們第一輯的錄影帶給我看也不需要。」

為了找回阿Sam的感覺,鎮宇讓自己靜下來,留在家中,勤做運動。

「雖然中間有個小插曲,要和周潤發拍《大上海》,演的角色,老些又乞人憎,但為了配合周潤發的休息時間,我反而得到充分的休息,可以享有人類的作息回報。

「劇集延遲了出街焉知非福,43集要交代的戲份都幾多,很多戲份大都想保留,不想像上一輯狠狠地刪減,多人演的戲,好處是開心些,不用太辛苦,在戲劇角度,就分散觀眾的注意力,我個人是希望維持第一集就那幾個人演,不要突然變得太豪華!」

又重又嘥時間

10年前後,吳鎮宇覺得這個角色也一個好大的挑戰!

「開工當然會唔夠瞓,但只要不太嚴重就是,有時燃燒後備能源,自己反而看來更醒神,拍戲是貪於報酬,其實拍電視有冷氣,反而舒服些,拍電影一個通宵全身濕透,又多蚊蟲,今次拍電視的感覺只有一種,咦?咁早收得工?」

鎮宇覺得拍劇輕鬆些,開工要求不要劇本,這無疑是顛覆了大部分演員的論調和理念。

「我只需要分場,每次拎住劇本返屋企再入廠,真的好重,如果只有分場,就會變得好薄,你一定知道前文後理自己做緊乜架!我就只會追住分場,然後消化,一定要監製講清楚,拿着明天要拍的分場,今日就砌掂佢!演員點解要求時間去改劇本?跟劇本拍咪得囉!無劇本更好,不用回家嘥時間,慳番!開工也可以輕鬆些!

只要有戲演就得啦

「如果遇到不明白,就坐埋開會傾下,那些場口可以快些拍完,有些要大家花點時間研究,這就是我對阿Sam或者整個戲的一種責任,尤其有些場口要對得熟些才讓導演拍得好些。每個演員都有一個位置,每次我都會傾到一個
Guideline,所以好快拍完!如果不問清楚,創作就會變得麻木,有盲點;問清楚是很重要的!當然一切都是從大局上出發,人家會較易接受,如果是從自己及私人角度出發,就會較麻煩,更要講清楚點解自己唔想做!

「其實演員真的不需要劇本,總之有分場睇到前文後理就可以,而且證明我是對的,因為剪接時根本都不是跟劇本去剪!你問我拍電視是否環境比較惡劣?這個行業,本來就是惡劣,所以對我來說是沒有惡劣或不惡劣,只要有戲演就得啦!」

撰文:施麗珍
攝影:譚志光
化妝:黃榮謙
髮型:Pius Yiu姚派(pi4.com.hk)
場地:The Mira Hong Kong

拍電視搵到食

回TVB拍劇,鎮宇問身邊的弟兄姊妹:「夠唔夠使o架!」

「答案是原來得口架,個個買車買樓,所以我在想是否可以回來分薄他們賺的錢。TVB供給我們很多養分去賺其他的錢,這裏的環境是自己最熟悉的,知道每個部門在做些甚麼,追不到分場嗎?那就不拍住,遇到不明白的地方,那就先停一停諗一諗,遲些再拍這場啦!總之大家開工不要拖,盡快拍完收工返屋企瞓,休息多些,明天又要繼續。遇到好玩的我一定會回來,因為今次劇本感情比較複雜,所以好好玩,外面的電影未必有這麼豐富的感情戲讓我享受!」

而且電視劇可以和觀眾分享之餘亦不再是一個薪水卑微的行業,可以搵到食,跟我們的年代不同,這次回來我已問清楚所有人,原來入息不錯,又可以在香港湊仔,如果有好玩的,我就會回來!」

拍電視搵到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