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蕩談戀情 鄭秀文重新品味許志安

鄭秀文(Sammi)與許志安的感情離離合合,至今足足有廿二年,自一一年復合後更屢傳婚訊,但一直只聞樓梯響,而在無綫節目《最佳女主角》中,Sammi接受主持人黎芷珊訪問時,大方詳談跟安仔的戀情,指愛情等於家庭,首度開腔表示婚後未有計劃造人,希望專注全職做義務工作……節目中,除了Sammi坦蕩蕩談戀情外,袁詠儀亦會談及與Cool魔張智霖夫妻相處之道,披露兩人曾為一宗緋聞而鬧得很僵;而劉嘉玲會說當年與富商郭台銘傳緋聞時,梁朝偉有何反應!

復合兩年的鄭秀文與許志安,不時被傳媒拍到出雙入對,恍如新婚夫婦般甜到漏,外界對兩人的關係一直關注,惟他們甚少提及婚事,不過在《最佳女主角》裏,Sammi大方詳談兩人感情始於九一年,不過當年她卻一直埋首事業,跟安仔拍拖超過十年,到了一個未結婚兼且似是不會結婚的樽頸位,感到透不到氣,自然分手收場,Sammi憶述當年心態:「那時我只有廿多歲,雖然有好多人廿多歲結婚,但我沒有想過早結婚,而且那時候我樣樣都是事業事業事業,阻住我事業的通統死。」

明報周刊 第2340期:坦蕩蕩談戀情 自責從前瞎眼 Sammi重新品味安仔

單身日子有跟人dating

零四年Sammi與安仔分手後,原來都有跟其他男士約會,希望嘗試新的戀情,可惜最終都是無功而還,「跟安仔分手沒有十年都有八載,這十個年頭裏我可有追求者?哈哈,不如問我有否追過人吖!其實都想嘗試一些關係,看看能否work,有感覺就約會食餐飯,食完飯之後感覺唔得的話就bye bye,有些人感覺幾好但溝通不到,可能有些人只是可以做到朋友,甚至乎是好拍檔,但要成為伴侶或丈夫就不太work。」安仔於一零年與Michelle余德琳宣布分手,當年外間指Sammi是「第三者」,為此她撰寫一封千字文盡訴心聲,內容是承認曾想過跟安仔復合,但當時他們不是在一起;想不到這封千字文成為兩人復合的催化劑,「最主要是timing,可能要多謝寫那封信,封信我確是好坦言自己感受,我有想過復合,但多年來都沒有一個好timing去實行,到了他沒有拍拖,我單身,大家又一把年紀,便試試。」

廿二年來,Sammi與安仔多次離合,不過今次復合後,兩人的關係及相處卻起了微妙變化,「我好珍惜現時的相處,還正學習如何相處,尤其是我,我以前說是說與他拍拖超過十年,但其實我一直沒有很花心機,去愛護同理解這個人,現在我們再次走在一起,很多東西像是第一次見,好像第一次認識這個人,原來他的個性有很多優點,為何以前我像瞎眼般看不到、沒有好好品味過?原因是我以前太專注工作及太自我。」Sammi形容這次是二人真正對等付出的關係;縱然上一次拍拖,Sammi未有好好付出,但安仔沒有將不快的事放在心,她大讚:「他說『沒有記着不好的東西,只記得當年我給他的快樂』,這是我在安仔身上學識的東西,互相學習好重要,爸爸成日同我講,婚姻並非單純的愛,而是懂得欣賞對方,學識去欣賞伴侶。」那麼Sammi又欣賞安仔什麼呢?「哈哈,他幾十歲人才去學琴,而且很俾心機去學,他不是要學到幾多級,只是單純去學,你問我這麼大個人還有否這份意志?我會答冇,我見到個琴就想走開,他卻有這份能耐,練琴練幾個鐘,其實四十幾歲才學琴是很艱難的事,但他卻做到,還可以在演唱會表演。」原來Sammi欣賞安仔的不僅是豁達思想,還有欣賞他的學習精神。

婚後不打算造人

受訪期間,Sammi對安仔讚不絕口,指現時跟對方相處很舒服,「以前有我講,有佢講,今次多了真正溝通,兩個人走在一起即是『我們』,所以我尊重他,他亦尊重我。」安仔與Sammi關係甜到漏,難怪從去年開始一直傳出結婚傳聞,究意他們有否這個人生大計?Sammi尷尬表示:「唔知o架!等囉,唔係冇機會o架!」Sammi指沒有一個約束結婚的時間,但絕對有結婚的可能性,「我由對結婚好抗拒,覺得兩個人一起不需要結婚,到現在已不抗拒結婚。」Sammi憧憬婚禮愈簡單愈好,笑言結婚未必會通知大家,想婚禮完成後才向外界公布。

結婚,對Sammi同安仔似乎已是蠢蠢欲動之事,那麼兩人又有否計劃婚後造人?「如果可以給我選擇,我就麻麻地想生小朋友,因為我不覺得自己好識養同湊,但自從我有信仰後,明白到生命不由我作選擇,將主權交給上帝,希望將來我的生命full time為不同義務機構做義工,覺得世界太多人需要幫助,但太少人去幫助人,如果我真是有小朋友,專注力會放了在小朋友身上,focus會落在自己框框。」那跟安仔是否有共識?Sammi認為得身邊人理解是好重要,「相信接受不到都不可能一齊,他是接受,我們會不停分享、交換想法,我跟他有共同信仰,他亦很明白,最終大家都是將主權交給上帝,我們自己plan啫,可能主有主的plan,我們都會follow。」

昔日Sammi以事業為重,今日在Sammi心中,愛情、家庭、事業的排位比重又是如何?她毫不猶豫說:「愛情等於家庭,有愛情將來才有家庭,事業都會努力工作,但努力不是再希望成功,只是想發揮才華,人不能不工作,最後我都會覺得家庭最重要,為了家庭,要我放棄事業亦完全沒有問題。」原來信仰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如今人生經過歷練與抑鬱的Sammi。不單止由「smelly four」變成「鄭四萬」,連對愛情婚姻的看法亦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