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明珠》劇情介紹

劇情介紹 (海外版) (第一集至第三十集)

第一集
六十年代的香港,少婦朱碧霞與兒子羅伯添遇上搶劫,霞為保亡夫羅子輝送她的戒指拚命搶回。霞帶婆婆到其父兆昌經營的皓月珠寶店挑選珍珠項鍊時,被指罵剋夫,霞姐碧雲與妹碧霖始知霞在夫家受盡委屈,提議霞回家暫住,霞暗喜。昌仍為霞當年為愛情離家一事耿耿於懷,經雲與霖勸說才答應讓霞回家。入贅朱家的雲夫祥興接報,指公爵夫人訂購的珍珠運回來時遭扣查,來不及在皓月重新開幕當日交貨,雲之表哥洪耀生提議高價收購其朋友的次級珍珠代替。興請求邱老爺出讓同級珍珠失敗,興與雲知道生欲渾水摸魚也要就範。皓月開幕日,霞適時拿出邱夫人出讓的珍珠,又以邱老爺與夫人的愛情故事打動公爵伉儷。雲看見昌與霞母子相處融洽,接著遇見霞接受記者訪問,大談改革大計。雲回家後,怒責霞處心積慮地回來。

第二集
昌怒責雲胡亂猜疑,其後霞以親情令雲釋懷。興與雲擔心霞不願離開朱家,送上珍珠項鏈好讓霞跟婆婆重修舊好,霞瞭然於胸,於是使計讓昌捨不得添離開。雲從興口中知道霞將添過繼給朱家,認為霞居心叵測。雲回家質問霞時,驚聞昌送院。三姐妹驚悉昌得了末期肝癌,傷心之際生與母陳君如來到,如重提昌當年受陳家恩惠才致富,要求昌臨終前分家。昌出殯日正是興父生忌,只好與弟何祥發當夜偷偷去拜祭。昌出殯當日,昌母顏如玉堅持去靈堂,卻突然暈倒。一神秘女子在靈堂拜祭昌時不停哭泣,眾感奇怪。生偷偷拿走「帛金」去還債,被霞發現。朱家一眾等候律師宣布遺囑時,該神秘女子突然出現。

第三集
昌大殮後,律師宣讀遺囑,此時葬禮中之神秘女子蘇麗嫦突然出現。原來嫦是昌在外的女人,而且已有身孕。據遺囑安排:皓月之股權,雲與霞各得四成,霖和嫦各得一成。但若嫦所生是男丁,則股權變成雲、霞、嫦各得三成。雲等人對嫦非常敵視,欲將其趕走,但玉對嫦感憐惜,予她留下。霞到皓月瞭解運作,但眾夥計反應冷淡。生欲討好霞,將店中運作大致講解,但霞完全不領情,生大為氣憤。霞在店招呼客人,不慎被偷換項鍊,生袖手旁觀,害霞遭雲斥責。嫦的床上有蛇,嚇得大驚失色。玉厲色斥責雲等,並表示絕不容許任何人欺負嫦。原來生刻意安排嫦認識昌,目的是謀奪朱家財產。生叮囑嫦裝傻以鬆懈眾人戒心。

第四集
嫦刻意討好玉,愈得玉歡心。霞見嫦日漸得寵,邀雲合力對付。霞神秘會晤一男子,引起生之懷疑。霞籠絡夥計,眾人態度變得友善,霞漸瞭解各部門之運作。生與舞女合作帶客人至店中買首飾,再讓舞女以八折回售。霞對生之經營手法,非常不悅。霞跟生至夜總會拜訪大客鍾正龍,龍試圖輕薄,霞怒摑龍,龍憤而取消與皓月之生意。雲要生幫忙拉回生意,但霞得興介紹認識龍之父親,竟然成功簽下新訂單。生暗中耍詐,著珍珠經紀賣次貨給霞。幸興無意中聽到生奸計,趕緊阻止霞往交收珍珠。如壽宴之時,霞當眾揭穿生之奸計,並揚言辭退生。雙方爭執時,霞怒斥生是害死其丈夫之兇手。

第五集
霞指責生當年賣珍珠給丈夫,害他被劫殺,聲言為報夫仇,一定趕絕生。雲因興屢次暗助霞,懷疑興對霞餘情未了,醋意大生。霞正式解僱生,生找雲出頭,雲和霞又起爭執,興支持霞決定,被雲責駡,並將生復職。嫦偷取朱家古董到當舖典當,離開時竟見霞亦往典當。嫦懼怕遭霖等人謀害,竟欲逃回南洋,被生趕到碼頭截回。霞欲擢升華叔為買辦,與雲再起爭執。生與龍勾結,勸雲將軒尼斯道舖位賤價出售。一日,舖位竟被人縱火。霞往暗中調查,被人襲擊,幸得興及時出現解救。霞收到匿名信,知道派人縱火的就是興,幕後成立公司暗中賤價購入朱家物業的也是興。霞在眾人面前揭穿興所作所為,雲怒責興忘恩負義,興盡

第六集
興離開朱家,並準備與雲離婚,弟何祥發苦勸無效。寫匿名信者原來是生,生向霞邀功,霞毫不領情。雲情緒低落,霖與霞好言安慰,雲怒摑霞,駡她搞風搞雨。鑲嵌師傅周飛的兒子周旭仔自南洋回港,雲安排至店中當打雜。生在南洋時曾幫忙過旭,旭為人憨直,對生一直心存感激。添失蹤,眾人徬徨之際,添突然安全返家。霞欲皓月參加珠寶展銷會,雲反對。玉見姐妹失和,同意霞改組董事局之提議,引入股東。雲感孤立,邀興進董事局,興不為所動,並表示打算離開香港。董事局改組,興突然現身,雲喜出望外。霞除推薦玉、嫦以外,竟推薦生進董事局,雲大感錯愕。原來生查出霞為丈夫揹下巨債,添失蹤是被債主擄走,霞進入皓月也是為財,故生以此相脅。

第七集
霞與雲又為展銷會之事僵持不下。生查知霞之債主就是其丈夫生前的搭檔仁,霞堅持參加展銷會是要幫忙銷贓以勾銷債務。生答應霞支持展銷會,但勒索霞分七成利潤,霞被迫低頭。雲與興刻意討好玉和嫦,又藉多年前為皓月拚命不幸流產之事感動眾人,一時氣勢甚盛。董事會開會之日,生設計支開興,霞亦成功使玉等萌生往外拓展市場之雄心,眾人終答應霞之建議參加展銷會。雲欲拉霖入董事局壯大勢力,霖卻表示與男友忠邦準備往英國讀書。興為達目的,派女人破壞霖和邦的關係。展銷會時生向洋人銷賊贓,不巧被雲撞見,霞迫生承認進行枱底交易以謀私利。原來霞查出嫦是南洋歸來,和生是舊識。霞盡知生之奸計,索性獨吞銷贓利益。

第八集
生當年出差至南洋時被綁票,昌懷疑生設局謀財,拒付贖金,生後來大難不死,誓要奪朱家財產以報復。生和霞各有痛腳在手,雙方協議互不揭發。霖與邦鬧翻,不往英國讀書,雲將她拉入董事局。霞建議擴展養珠場,發展自家品牌,並承諾爭取所需資金。霞打算與龍合作解決資金問題,不料,龍妻收到龍與人偷情照片,忿而要求離婚。龍為挽回婚姻,無心談生意。霞趕至機場勸服龍妻再給龍一次機會,龍為感謝,終與霞簽訂合約。董事會為養珠場爭持不下,霞答應若失敗願離開皓月。霞帶霖宴請日本養珠技術顧問加藤,洽談技術轉移合約,興設局讓藤對霖輕薄,幸旭趕至解圍。眾人指責霞為達目的不惜出賣妹妹,霞百口莫辯。

第九集
霞懷疑興是出賣霖之人,遂找興算帳。雲知道是興設局,興坦承純為幫雲對付霞,自己亦後悔不已,雲心軟原諒。雲為免霖怨恨霞,幫二人修復關係。藤與皓月鬧翻,日本「插核」專家全部撤退,養珠場停擺。龍擔心血本無歸,準備撤資。興接洽日本珠商將珍珠在龍之百貨公司寄賣,取代霞之養珠計劃,霞焦急萬分。霞找生聯絡南洋插核專家杉山,生借詞推搪。旭向生透露曾跟山學習技術,生叫旭守口如瓶。旭見霞陷入困境,自告奮勇到養珠場幫忙,霞見有轉機,立即叫停興之代理計劃。旭向眾人示範講解插核技術,霞要旭做養珠師傅,並向雲要求再給兩周時間。霞見嫦甚有野心,勸雲將她趕出朱家。興派人將嫦和旭迷暈後置養珠場內,製造二人偷情假象。

第十集
嫦和旭雙雙喊冤,興出示假照片和舊船票證明二人早有姦情。玉怒將旭和嫦趕走,嫦激動昏倒送院。原來嫦在南洋身世可憐,丈夫結夥綁架生,嫦好心打救,生遂帶嫦至香港過新生活。生到醫院探望嫦,答應全力幫忙。珠場珠貝死亡嚴重,霞一籌莫展。生與霞幫嫦等尋找有利證據,但雲早有準備,二人徒勞無功。霖不值雲設計陷害嫦,雙方在公司大吵,玉出面訓斥眾人,並警告雲應適可而止和提防興,最後下令接嫦返家和重新錄用旭。旭重回珠場,救回大量珠貝。玉勸雲放假靜養準備生育,雲為求子欣然答應。興設下奸計令添打破雲之求子觀音,雲與霞又起爭執,混亂中雲滾下樓梯。

第十一集
雲脊椎受傷,暫不良於行,而且輸卵管受傷,不能生育。雲情緒崩潰,興卻暗暗心喜。雲受傷不能回公司,欲由興暫代董事長一職,玉和生等卻支持霞以總經理身分暫代,雲氣憤難平。生懷疑雲之意外是興設局,苦無證據。南洋數家珠場關閉,珠源短缺,成本大增,霞害公司損失,自請處分,將代理董事長一職讓予興。珠場收成,質量俱佳,霞大為振奮。興駕車送霞回家,遇傾盤大雨,車子拋錨,二人被困車內,興勾起少年時與霞相處的點點滴滴。興霞二人徹夜未歸,雲疑心興對霞餘情未了,忿而搗亂霞房間。生將霞賣賊贓之事告知雲,二人準備佈局引霞上當,將其逐出董事局。發送珠鍊至朱家,碰巧聽到奸計。發將此事告知興,興要發裝聾作啞。

第十二集
仁要挾霞繼續賣賊贓,霞被迫就範。雲安排買家,並帶玉等至酒店讓眾人親眼目睹霞賣賊贓,不料警察先到一步,當場逮捕霞,雲大為錯愕。不久,雲亦被逮捕。仁欲綁走添勒索,幸生及時搭救。仁講出原來霞丈夫輝當日虧空公款買珍珠,生介紹買入之珍珠竟是賊贓,後來劫匪內訌,將賊贓搶回並殺害輝。生始知自己間接害死輝,決定營救霞作補償。興見雲等即將坐牢,喜上眉梢,發不明所以。興向發講出父親何榮死因:兩年前雲誤將首飾錯放以為失竊,向保險公司索償,保險公司發覺有異報警,昌為免雲被控詐騙保險,要榮承認監守自盜。榮為此判監,出獄後意志消沉最後自殺,興誓要奪取皓月以報父仇。生傾盡家財賄賂雷探長,終於成功救出雲和霞。

第十三集
霞將丈夫欠債之事坦白講出,玉原諒霞,並下令公司所有文件都要雲和霞聯署,雲內心不平。如欲跳樓,玉等趕至勸阻,始知生為救雲等竟將房子抵押。如乘機敲詐,玉一一答應。皓月賣賊贓之事曝光,不斷有人上門退貨,皓月損失不少。興為免奸計受阻,決定剷除生。威廉公爵妹妹出嫁,派人至皓月找霞訂購首飾,興替雲把生意攬下,其後霞知情卻毫不介意。霞專心養珠場業務,準備將養珠交予龍之百貨公司寄賣,並設計獨特之裝置。龍起初不同意,幸生暗中協助。霖設計將珍珠鑲在婚紗上,為此在店中徹夜趕工,旭從旁侍候,霖對其漸生好感。生收買雷之手下張,查知興曾賄賂雷,目的竟是要雲等坐牢。生在街上突然被警察插贓嫁禍藏毒,帶返警局。

第十四集
生被帶到雜差房,遭嚴刑拷打。添將先前差點被綁之事告訴霞,霞才得悉生曾先後搭救母子。霞往警局見雷,始知之前生故意讓雷之兒子在澳門被仇家捉走,再協助打救賣人情,交換雲和霞得以釋放。霞知情後向玉求援,故意說生是當日報警之人,興為了替雲出氣才派人插贓嫁禍。玉向興求情,興答應幫忙,生被釋放。生被迫「食死貓」,遭踢出董事局,又降為二櫃。生借酒澆愁,醉後向如吐露被陷害之事。如到皓月吵鬧,生和興大打出手。興約銀行家彭公聚餐,彭子俊才與霖相談投契,雲欲促成霖與才之婚事。霖見前男友邦準備結婚,一氣之下答應與才訂婚。訂婚之日,霖愁容滿面,霞勸其及早回頭。霖決定逃婚,叫旭駕單車載其離去。

第十五集
眾人失去霖蹤影,焦急萬分。旭載霖至珠場,晚飯後旭酒醉不省人事。翌日,雲和彭等找到珠場,霖誆稱與旭已發生關係,彭忿而退婚。霖之事街知巷聞,記者至皓月採訪,雲為顯示無階級觀念,答應旭和霖之婚事。旭被升為副經理,員工帶他到夜總會慶祝,剛巧看到愛媚珠寶的黃老闆與生聚餐。黃希望生協助搞垮珠場,生笑而不答。飛全家至朱家提親,玉答應婚事。霖欲令旭知難而退,故意戲弄其家人,旭雖介意但仍堅持負責任結婚。霖不想結婚,霞協助逃婚,被雲攔截。玉見霖任性妄為,當場氣昏。霖不敢刺激玉,被迫結婚。生至珠場拿添之玩具,發覺有人破壞珠場,與其發生糾纏。混亂中珠場起火,生被人從後襲擊,落水失蹤。

第十六集
發勸興及時收手,興不肯。珠場損失慘重,無法供應足夠珍珠,龍之展銷會被迫停辦。龍要求巨額賠償,皓月被迫答應。警察在火場發現生之皮鞋,又查到戶口金錢來歷不明,懷疑生涉案,發佈通緝令。興慫恿雲做假帳,中飽私囊。生大難不死,藏身珠場,找旭協助尋兇。霞跟蹤旭找到生,亦知生純是回珠場拿玩具,並非縱火之人。霖雖嫁給旭,但二人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霞勸霖放下成見,欣賞旭之優點。霞想起在珠場曾發現疑似興之眼鏡臂,叫旭將珠場撿獲雜物帶回家中,可惜遍尋不獲。原來眼鏡臂早被玉撿走,玉約興外出質問興為何縱火,興講出父親死因。玉見興不肯罷休,決定報警。興與玉發生糾纏,玉突然心臟病發,滾下樓梯。

第十七集
玉中風癱瘓,不能言語。眾人擔心不已,不解為何玉會獨自外出,暫將其送往別墅靜養。生在街上不慎被捕,幸警方剛逮到縱火之人,生無罪獲釋。生重回董事局,再任頭櫃,但心中總覺「真凶」只是頂罪。「真凶」確是發僱來頂罪,興責怪發擅作主張,發勸興盡早收手。董事局以珠場損失慘重,決意出售,霞爭取無效,往澳門洽談生意彌補公司損失。霞洽談不順,又丟失珍珠樣辦,珍珠原來被剛巧到澳門談生意的興撿走。雲見興和霞一起自澳門回來,醋意大生。生帶霞母子看馬戲團,添去廁所回來被雲帶走。霞等遍尋不獲,焦慮萬分。興在雲衫袋發現霞奶奶羅黎美芬的卡片,知道添應是被其帶走,著霞到其下榻酒店追尋。

第十八集
霞趕至酒店,芬等剛巧帶添驅車離去,霞始知原來一切是雲的安排。霞怒摑雲,二人大起爭執,霞搬往別墅暫住。芬約霞見面,表示要爭取添撫養權。原來芬是新界居民,繼承權是按大清律例不是英國法律,添是羅家骨肉,撫養權應是判歸祖母。雙方為爭撫養權,不惜打官司。霞為免添入住男童院,無奈答應在法院判決前讓添暫由芬照顧。生見霞思念添,帶霞偷往酒店與添會面。霞想趁機把添帶走,被雲和芬發現攔阻。旭好意安排中秋節在別墅聚餐,希望雲和霞修好,但二人仍為小事口角,嫦看不下去,以長輩身分斥責二人。雲向興表示有辦法令添在法庭表示願跟芬生活,興憐惜霞處境暗中提醒霞。生和霞在添出庭前,偷偷叮囑添,被雲和法官當場逮到。

第十九集
法庭最後將添之撫養權判給芬,霞悲痛欲絕。芬要帶添到美國,霞趕至機場送行。霞為免添糾纏,不惜大駡和掌摑添,逼其離開。霞重返朱家報仇,故意在雲前與興曖昧,挑撥其夫妻感情。雲收買嫦,秘密商議萬一嫦生女孩,就買男嬰來替換,嫦忐忑不安。霞警告嫦不要與雲合作及立即離開朱家,否則對其不利。霞恫嚇嫦,嫦嚇得奪門而出,途中竟被嫦的南洋丈夫堅遇上。嫦首飾被堅搶去,昏倒在地。嫦之胎兒情況不穩,醫生建議開刀,但嫦有高血壓,開刀有危險性。生知堅騷擾嫦,付錢給他並警告其盡速離港。霞騙如嫦腹中所懷是生之骨肉,如到醫院詢問。嫦把事情和盤托出,被雲暗中聽到,指示醫生開刀保住胎兒。霞押嫦坐車到碼頭,不料在門口被堅綁走。

第二十集
堅勒索十萬元,雲原欲付贖款,但在保險箱竟發現興所藏霞之髮夾,醋意大生,改變主意。雲到公司憶起姐妹舊情,打算救人。興和生先後知悉霞等被綁票,二人聯袂付贖金,但因遲到,綁匪已離開。霞得知嫦的遭遇,心生同情,二人趁機逃走。霞不慎墮崖,幸生將其救回。嫦被堅追及,危急時興及時趕到將其擊斃。嫦即將臨盆,興倉皇替其接生。霞指責雲竟不付贖金,雲趁機揭穿嫦和生的奸謀。嫦兒柏倫患有溶血病,必須近親立即換血。霖等踴躍驗血,嫦感激落淚。雲血型符合,要挾嫦必須簽署合約放棄三成皓月股份,並離開香港。倫病情危殆,嫦被迫簽約,但故意簽錯名,合約最終無效。興拉攏嫦,勸其多為未來打算。生向霞兜售嫦之股份。

第二十一集
玉有望可重新開口說話,興暗驚。玉在花園為拾回掉在地上的戒指而從輪椅倒下,興突然出現。玉被發現溺斃於魚池,三姊妹傷心不已。霖睡不著,旭陪她聊天,霖對他增添好感。生分別游說雲及霞購買嫦的三成股份,乘機抬高價錢。嫦發現倫被雲抱走,雲說嫦在放棄股份的一刻即表示放棄兒子,無權再撫養他,嫦難過。霞游說嫦以十萬元出讓股份給自己,免除生從中剝削,更可與兒子過新生活,嫦心動。興悉嫦與霞的協定,即向雲報信。嫦發現倫與保母同告失蹤,驚慌不已,興即時游說她為了兒子日後權益應留下來,跟朱家姊妹鬥到底,並答應助她尋回倫。生驚悉嫦決定不賣股份,怒責她的不是,二人反目。嫦奪回兒子,並向三姊妹宣戰。

第二十二集
嫦回公司向雲要求正式工作,雲以其教育水準低故意嘲諷。霖思念玉,旭為此徹夜入海撈珍珠,霖大為感動。眾人知道旭和霖只是有名無實的夫妻,霞和嫦建議二人分開。旭發現原來與霖沒有發生關係,不敢高攀,自願離婚。生離開皓月後,生活潦倒,嫦託霞帶錢接濟。皓月尖沙咀分店開張,興慫恿雲虛報裝修費用取利。興用心教導嫦讀公文、看帳目,嫦發現帳目問題,興故意支吾以對,令嫦對雲起疑心。嫦向霞透露雲虛報公司宣傳費和裝修費,霞準備在董事會揭發。雲察覺嫦暗查帳目,剛巧旭妹周大妹不慎遺失三千元工程頭期款項,雲叫她做假帳掩飾。霞召開董事會直指雲中飽私囊,雲將所有責任推給妹,妹百口莫辯。

第二十三集
霖哀求雲放過妹,雲堅不吐露真相。旭為洗脫妹罪名,沿途找尋失款,不料與司機發生爭執,旭被圍毆,幸生經過解救。生和霞到銀行暗查雲戶口,但並無發現異常狀況,離開時卻看到發急著領錢。妹被冤枉,一時想不開欲上吊自殺,幸旭等及時搶救。警察尋回三千元失款,終還妹清白。興知警察尋回之失款是發暗中安排,責其多管閒事。生亦懷疑此事與發有關,趁發酒醉,故意套其口風,始知妹是被雲嫁禍。興向霞暗示雲之錢藏於銀行保險箱,霞等設局讓雲打開保險箱,準備當場人贓並獲。孰料保險箱中並無贓款,原來是生事先通風報訊,雲早有安排。雲為酬謝生,將其重新聘為私人助理,又把生原來的房子歸還。

第二十四集
生趾高氣揚,對員工頤指氣使,眾人對其反感。董事局改選主席,雲有意連任。生游說嫦投票給雲,嫦為之心動。旭和霖正式簽署離婚文件,事後霖負氣離開。雲和生目睹一切,知霖對旭已生愛意,決定撮合二人,爭取霖在董事局支持。旭花盡心思追求霖,二人終於墜入愛河。霞借機與興逛街,勾起興對其之情意。二人雨中態度親密,剛巧被雲和霖撞見。董事局會議,雲投己一票,興竟也投己一票。霞知自己當選無望,寧願投給興。嫦為了不想雲當選,票也投給興,興順利當選主席。生至別墅替雲拿照片,發現照片裡興之面部被人用指甲刮掉,又憶起發酒後講出父親死因和興之復仇計畫,疑心玉之死與興有關。

第二十五集
興高價購入皇冠「蘇菲亞之星」,但準備安排搶劫,然後栽贓誣陷雲騙取保險金。霞偷入興辦公室,發現皓月的平面圖,心中起疑。興情不自禁與霞親吻,不料被雲和生撞見,雲怒摑霞。生和霞街頭爭吵,生講出心中愛意並警告興為人居心叵測。興安排劫匪搶劫時順便殺死生,發勸阻無效。霞向興提議離開香港,雙宿雙棲,興心動。生探訪玉之看護崔姑娘,感覺其子應目睹玉遇害。霞在興之西裝發現玉之耳環,懷疑玉之死與其有關。劫匪闖入皓月欲殺害生,霞挺身相救。劫匪欲殺霞,危急時興奮不顧身相救,中槍倒地。興甦醒後堅決與雲離婚,並答應發願放棄復仇,與霞離開香港。生向霞講出情意,霞表示對興只是虛情假意。不料被門外的興偷聽到一切。

第二十六集
雲跪求霞放過興,甚至願意放棄一切。霞想講出接近興之目的,被生趕至制止。興約霞至別墅幽會,故意讓雲知悉,雲傷心吞藥自殺,幸眾人及時發現送院。霞不想再刺激雲,向興提出分手,興答應並重回朱家。興向發透露除了雲以外,更要向霞報仇。生和旭找到崔護士兒子波,波講出當日目睹興殺害玉之狀況。二人正欲帶波往警局時被發劫走,發逃走時不慎殺死波。發被捕,為報榮養育之恩,將所有罪行一肩扛下,並勸興珍惜機會,及早收手。旭和生聲討興,興砌詞狡辯。雲知道自己當年間接害死榮,內疚不已,寧願相信興。霞至拘留所見發,認為發是為興頂罪。興暗示發自殺以避免洩露真相,果然發在拘留所吊頸自殺身亡。

第二十七集
雲拜祭發,興故意演戲博取雲信任,雲因內疚,將自己所有股份贈予興,眾人力勸無效。警察至皓月查劫案,生和霞懷疑與興有關。雲精神恍惚,病情嚴重,霞等見興不斷餵雲吃藥,非常憂心。嫦至雲房間偷藥化驗,查出是安非他命。嫦本欲向霞講出化驗結果,但興以嫦母子安全威脅,嫦不敢吐露真相。旭打造戒指贈霖,霖非常感動。興帶雲至別墅休養,雲將董事長一職交予興暫代。生收到劫匪將離港之消息,與旭趕往堵截。眾人在碼頭混戰,旭和生受傷倒地,二名劫匪被警察擊斃,一人逃脫。興進一步迫霞和霖交出所有股份,否則將報警指雲安排劫案騙取保險金,霞等為免雲坐牢被迫就範。興雖吞沒皓月,但仍報警拘捕雲。

第二十八集
生和旭大難不死,僅受輕傷。霞保釋雲回家,不料興露出真面相,將雲姐妹逐出朱家,雲等只好至生家暫住。雲至警局自首,承認安排劫案騙保險金,希望興能放過霞等。興叫劫匪約生假裝要求安家費,趁機殺害。生和霞交錢時,發現有計時炸彈,危急時生為保護霞,被炸重傷,下半身癱瘓。劫匪臨死時講出劫案主謀是發,雲無罪釋放。興將皓月改名為榮興發,嫦暗藏皓月招牌送還雲姐妹。生雖癱瘓,但勇敢振作,霞略為寬心。雲因內疚,自暴自棄,偷如的首飾變賣吸毒被發現,負氣離家出走。生和旭追出,怒責雲不知自愛,雲被霞等親情感動,願重新做人。霞提議租下小店面賣平價珍珠,讓皓月東山再起。新店開張,喜氣洋洋,興故意派人送來詛咒花牌。

第二十九集
有台灣珠商向皓月購買大批珠鍊,眾人正慶幸生意上門,但興不准珠商向皓月供應珍珠。雲等向嫦求援,嫦答應供貨但被興發現。嫦供應之珍珠竟是假貨,而台灣珠商亦是興所安排的圈套。霞等正為鉅額賠償發愁時,幸得生說服「愛媚」的黃老闆願意供貨。霞對生感激之餘,願與生廝守半生。威廉斯公爵到港,宴請雲和霞。公爵表示有興趣籌畫珍珠生意,霞等積極爭取,並得龍少答允挹注資金。興加入競爭,霞自知不敵,本欲退出,但生勸其三姐妹變賣家傳珠鍊籌錢。霞為其真情所動,將變賣所得全數交予生。截標之日,生和龍將資金提高到八十萬,興為之錯愕。霞等趕到現場,始知生與龍另組新公司競標,三姐妹全被踢出局外。霞感被騙,怒摑生。

第三十集(大結局)
興為公爵之生意,買下嫦三成股份後,將店舖和大宅抵押,籌得一百萬資金,終奪下計畫。興購下皓月店面業權,迫雲等搬遷。報載公爵擬作養珠場的水域要改建成淡水湖,興震驚之餘,始知所謂公爵珍珠計畫全是生安排的一個騙局。興資產盡被銀行扣押,一無所有,生將皓月和朱宅贖回物歸原主。興生活潦倒,雲登門慰問,興醉中揚言絕不罷手。雲設局誘使興講出殺死玉之真相,警察立即現身拘捕興。興忿而脅持雲至皓月,再將朱家各人一一綑縛。興縱火欲燒死眾人,幸嫦及時掙脫,將興擊昏。各人一一逃離火場,但生為救霞,不幸葬身火海。雲將董事長一職讓予嫦,專心照顧倫。霞辭去總經理職務,帶如環遊世界。興精神失常,長住精神病院。

第二页:第6-10集 第三页:海外完整版第1-30集(大结局) 第四页:第11-15集 第五页:第16-20集 第六页:第21-26集(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