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哨一回 蕭正楠

大駙馬、阿 Yap、賀世豪、凌添壽、哨牙榮,時而奸狡時而爆笑,我們近年都愛看蕭正楠。
我說「近年」,因為是 2008年後的事。之前呢?
2002年蕭正楠以歌手身份出道,傳聞囂張跋扈,好人有限。後期放逐北京,湮沒了好幾年,沒有人願意看他一眼。
才不過十年,已經歷了兩小起一大跌,為何落差這樣大?蕭正楠也答不上來,只知這叫「命運」。
「呢個世界根本無公平,點解我唔係李澤楷?佢都係哨牙啫!愈問『點解』,即係仲未清醒,我已經放低咗好耐。」
他說得沒錯,世界根本無公平,有的,是一口氣,跟看扁你的人鬥命長。
蕭正楠原名蕭錦麟,錦麟,魚兒是也。昔日任人魚肉宰割,如今終於能夠瀟灑暢游。儘管這尾魚有點騎呢地哨牙,但觀眾應該不會介意。

瀟灑哨一回 蕭正楠

三十歲前仆街運

自 08年回歸香港簽約 TVB,蕭正楠的事業穩步上揚。去年還是「飛躍」獎大熱候選人,最後只是以點數輸給更熱的梁烈唯。
「攞唔到獎無失望,嗰日反正喺澳門拍緊《巨輪》。都無人 call我返去,即係無行啦,明嘅!」
《巨輪》是今年重頭劇,即是說,好戲在後頭。

瀟灑哨一回 蕭正楠

忽:哨牙仔是近年一個難得的角色吧?
蕭:絕對是,要多謝監製。其實我在劇中共有兩副假牙,儘管都是訂造,但也因戴得太久而流牙血。監製怕我辛苦,想過中途把我變回靚仔,我說千萬不要,一旦變了靚仔就沒有特色了,有甚麼好得過有個人人認得的 icon?

忽: 2013年,算不算終於苦盡甘來?
蕭:少少吧(苦笑),今年的確是幾順利。之前拍了幾個劇集都安排在這個時候播出,我還有份唱主題曲呢,算是一個收成期。

忽:從來沒想過自己還會有翻身的一天吧?
蕭:真的沒有。 08年從北京回港,沒有唱片公司要我的了,但求有人肯收留。做個藝員仔?無問題,每年台慶叫我落水就落水,跳火圈就跳火圈,最緊要日日有工開,其他的事根本不敢奢望。這幾年我最大的體會是藝人真的要由低做起,而且還要謙虛地做。
以前曾有相士跟我說過:「男人三十歲前若然行運,都是『仆街運』。」他說我一定會衰,問題是怎樣衰法而已。當時當然不信,現在看來,未嘗不是道理。我出道時的所謂「高峰」來得太早,跌下來是必然的事。

忽:後悔當初太寸了?
蕭:當然,年少無知,講句說話就上了 C1,隧道口又見到自己,鋒芒來得太容易。勝利沖昏頭腦,一度以為自己是第二個劉華!其實我當初不只是為自己打仗,還為唱片公司打仗,我是他們(大國文化)第一個簽的歌手,行出來是代表公司立場,他們希望我做一個「有態度」的人。有時我也有疑惑,是不是需要跟其他唱片公司的人那麼針鋒相對?但當時大家都想有 noise。試想想公司花那麼多錢去捧一個新人,若然無聲無息,豈不是很失敗?若問我搞那麼多是是非非開心嗎?當然不開心,但我會覺得自己「做到嘢」,也對公司有交代。
結果是,公司看得我太大,我也看得自己太大,以為可以跟其他人鬥,其實成件事錯晒,邊有得鬥?

忽:其實你不過是棋子而已,最後卻輸得一敗塗地,有嬲過李進嗎?
蕭:我有忟憎,有為大家的處事方式而摩擦,但我又甚麼都不懂,只能相信公司不會點條黑路我行。後來我明白到,有時不是你無做錯時勢就會站在你那邊,正如交通意外,被撞死那個人是無辜的,為何又要死?這叫命運。
這幾年信多了命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很多事無得強求,更加不用問「點解」。這個世界根本無公平,點解我唔係李澤楷?大家都係哨牙啫……你愈問,代表你仍未清醒;我已把以前放下很久了。
現在雖然慢慢行,但行每一步都開心,因為腳踏實地,知道自己行得穩陣。別叫我再上甚麼 C1了,我見到「不和」或「黑面」這幾個字就驚,我情願無新聞。

《仁心解碼Ⅱ》不乏沉重案件,搞笑的哨牙仔蕭正楠正是最佳的調劑位
《仁心解碼Ⅱ》不乏沉重案件,搞笑的哨牙仔正是最佳的調劑位。

《神探高倫布》又有蕭正楠
4月 8日推出的《神探高倫布》又有蕭正楠份,這次他飾正氣差人。

蕭正楠初出道時被指酷似鄭伊健
蕭正楠初出道時被指酷似鄭伊健,這個《巨輪》長髮造型更是似到十足十。「我俾過張相 Yoyo睇,佢都『嘩』一聲,話好似!」


凌公公壞事做盡,搶戲程度不下於李連英。

《當旺爸爸》的阿 Yap,原本也是梳冬菇頭,為了追鍾嘉欣又要變靚仔,「咁咪無晒特色囉!」蕭正楠說。
《當旺爸爸》的阿 Yap,原本也是梳冬菇頭,為了追鍾嘉欣又要變靚仔,「咁咪無晒特色囉!」蕭正楠說。

點可以放棄?

蕭正楠命不該絕, 04年開始在北京拍了三年電視劇,磨滅了銳氣,鍛煉了意志。最近以香港藝員身份回大陸登台搵真銀,大受歡迎。他會盡量爭取時間,以下便是一個瘋狂例子。
「早排喺澳門拍《巨輪》,有日收早,我先搭船返香港,再坐幾個鐘頭車上去佛山。唱完歌後即刻返香港,再搭船過澳門。返到過去朝早六點,正正就係入廠時間,啱啱好!」
有必要這樣辛苦嗎?
「有,今次 miss咗,下次都唔知幾時再有機會,人哋未必一定要請你!」蕭正楠認真地說。
捱過,到底是不同。

忽:在北京那幾年,日子是怎樣過?
蕭:不能說「過」日子,我是個無根的 nobody,只可以叫做「浮」。哪個劇組願意執你回去,只能揀做或不做,而不是傾在哪個電視台播。在我這個例子,很多電視劇也無播過。香港人上去,內地人已覺得你在搶飯碗,還要講廣東話,遭人白眼是可想而知的事。
在北京三年,事業一路向下,演的角色愈來愈輕,片酬愈來愈少,開始在使之前的積蓄了……去到後期,連去哪裏吃飯都要想,不能吃太貴的。最大打擊是自信心,男人最棹忌無自信,但當時真的無任何事可以令我抬起頭做人。

忽:是甚麼令你熬下去?
蕭:可能是一口氣吧,我不甘心自己就這樣湮沒。我喜歡唱歌演戲,是爸爸一手培養的。以前家裏環境不好,爸爸喜歡唱歌,就去鴨寮街買部舊卡拉 OK回來自己安裝,再四處問人借碟錄歌。每逢周末,他就帶我去看戲……爸爸一生都未曾有過甚麼好日子,他後來在懲教署找到工作,第一次出糧,才去吃個雞髀餐,他說這天才終於有吃飽的感覺。我出道的時候原本可以讓他過好日子,但他患了鼻咽癌,躺在病牀時看到關於我的消息都離不開「寸友」、「攝石王」之類的負面新聞。爸爸是一個很堅強的人,打嗎啡針也沒有哼過半句。他臨走時我和妹妹一直陪在牀頭,陪了好幾天,他偏偏選在我趕去機場搭機返大陸和妹妹回家洗澡那一刻離去,大概是不想我們看着他走吧。
不是因為爸爸的付出,我怎可能舒服地入行尋夢?但很遺憾他從來無享過仔福。他患病時也可以堅強至此,我怎可以輕言放棄?

之前在國內無人問津,現在卻是當紅港星。湖南衞視的《百變大咖秀》蕭正楠是常客,早前扮郭富城扮到出神入化
之前在國內無人問津,現在卻是當紅港星。湖南衞視的《百變大咖秀》蕭正楠是常客,早前扮郭富城扮到出神入化(右)。登台也是他強項,唱幾首歌便穩袋六位數字。《 FACE》圖片

瀟灑哨一回 蕭正楠

02年李進一手帶蕭正楠出道
02年李進一手帶蕭正楠出道,他如此總結:「人哋真係真金白銀拎錢出嚟捧我,好多事好難計。未至於交惡,但分開時亦未至於握手祝我前程錦繡。」《壹週刊》圖片
好好朋友

經常與何傲芝逛街 shopping,本周初更有雜誌拍得女方自出自入男方屋企,但蕭正楠仍堅稱兩人只是好朋友
經常與何傲芝逛街 shopping,本周初更有雜誌拍得女方自出自入男方屋企,但蕭正楠仍堅稱兩人只是好朋友。《 FACE》圖片

說到父親,蕭正楠哽咽了。就是因為家庭對他重要,所以他謹慎。與《東張西望》主持何傲芝的緋聞已不是新鮮事,但他仍有自己的堅持。

忽:跟何傲芝的緋聞,還是不打算承認?
蕭:(一笑)現階段是好好朋友,大家關係幾好,我們都關心對方。其實感情事想盡量低調,即使將來結婚,也想好像伊健和 Yoyo那樣,請幾個好朋友,簡簡單單舒舒服服便可。
其實,是希望事業有成才想其他的,男人有事業才有安全感。就算老婆不介意捱,你都不好意思娶她回來瘟臭屋吧?反正媽媽又沒有催,她還常常提醒我:「唔好咁早結婚呀,到時再生兩個出嚟點湊?就算拍拖都唔好俾人知,好似阿邊個邊個咁……」

忽:目標是「男一」?
蕭:是,現在仍差少少。將來若有黎耀祥的成就,便心滿意足了。

大展鴻圖

蕭正楠銀包裏有道符,是信觀音的蕭媽媽早前專程跑上荃灣芙蓉山求的。

蕭正楠銀包裏有道符,是信觀音的蕭媽媽早前專程跑上荃灣芙蓉山求的。
蕭正楠銀包裏有道符,是信觀音的蕭媽媽早前專程跑上荃灣芙蓉山求的。
「求到『大展鴻圖』,佢仲開心過我!媽媽以前好鍾意食牛,為咗我可以返嚟佢身邊,五年前開始戒牛,到依家一啖都無食過,怕食咗我會走。雖然道符娘娘哋,但點都要袋住嘅!」
說罷珍而重之的放回銀包裏。蕭正楠剛過了三十六歲生日,那個「仆街運」早已過,大展鴻圖也是時候了。

蕭正楠銀包裏有道符,是信觀音的蕭媽媽早前專程跑上荃灣芙蓉山求的。

蕭正楠母親與妹妹
母親與妹妹

撰文:林蕾
攝影:陳偉強
協力:李梓軒、陳樂茵
化妝: K.T Tsui
髮型: Patrick So@H H hair? nail
形象: Bryan@the Flaming
服裝: J.Lindeberg

(忽然1周 第9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