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不和內幕 胞弟染惡習 張衞健閂水喉

忽然1周 第925期

張衞健( Dicky)胞弟張衞彝( Henry)上周主動出擊,向傳媒控訴 Dicky拖欠他 8百萬經理人佣金,又不准他與母親見面。 Dicky隨即與母親發表聯合聲明,反擊控訴不實。

其實兩兄弟不和,開始是因為 97年 Dicky拍劇與張茜撻着,當時 Henry極度反對,皆因他睇唔起張茜的背景,覺得對方黐胞兄上位,兩兄弟亦曾因此大吵。不過,最致命的是幾年前 Henry染上惡習,性情大變,無所事事。

本刊得悉, Dicky為免胞弟有錢身痕沉迷惡習,一於閂水喉, 10年與 Henry就佣金分配開過家庭會議,更找來張母及前寰宇老闆娘趙雪英作見證人。 Henry當時亦接受每個月由 Dicky提供居所及 3萬元生活費的安排,不過現時有人反枱,錢大過天。

93年開始, Henry開始為 Dicky做經理人,兩兄弟拍住上搵食, 95年更齊齊聯名開公司。 Dicky食住「孫悟空」條水,在內地爆紅,財源滾滾。單是北京已有 3個物業,連香港 6層豪宅,身家以億計。

爆不和內幕 胞弟染惡習 張衞健閂水喉
只想你浪子回頭!(真實對白)
提到細佬,張衞健雙手合十,一臉無奈!

爆不和內幕 胞弟染惡習 張衞健閂水喉
我俾 7日時間你還錢!(真實對白)
本月 12日 Henry開記招,要胞兄 7日內處理雙方錢銀問題。當晚他更向記者晒冷,指 Dicky不少獎項都是他立的汗馬功勞。
爆不和內幕 胞弟染惡習 張衞健閂水喉
有周刊爆, 06年 Dicky要求胞弟 Henry簽文件交還公司及現金。 Dicky親手寫的七大規條包括要 Henry覆診,尤其指明要 Henry每星期驗尿一次。
爆不和內幕 胞弟染惡習 張衞健閂水喉
在 Dicky母子聯合聲明中,張母力撐 Dicky多年來甚為顧家,又叫大家留意在周刊中刊登的「手寫紅字」,當中包括「驗尿 once a week」。

不滿張茜介入

97年, Dicky與當時的國內新演員張茜拍拖,令他與胞弟 Henry關係開始變差。「 Henry好唔鍾意張茜,覺得大陸女仔好工心計,係為錢為上位黐 Dicky。 Henry仲不時同阿媽打張茜小報告,所以初時張媽媽都唔鍾意張茜,呢樣嘢亦令 Dicky同 Henry嘈過好多次。不過張茜嘅奶奶政策真係掂,張媽媽後來都接受咗呢個新抱,反而 Henry開始諗埋一邊,成日覺得阿嫂從中作梗,令佢同阿哥感情不再。」


趙雪英同 Henry及 Dicky私交甚篤,兩兄弟都信得過她,趙雪英亦承認曾經幫兩兄弟做和事老。

Dicky向來對好友及兄弟十分照顧,以往 Dicky與 Henry不時有影皆雙。《蘋果日報》圖片

據知張母起初因為文化背景唔同而不太接受新抱張茜,不過在 Dicky離港時,張茜就負起照顧張母之責,故張母慢慢都接受咗張茜,反而 Henry同張茜關係就一直麻麻。

Henry現居的歐意花園單位月租價值 3萬,管理費及雜費約為 1萬,加埋 3萬生活費,即是 Dicky變相每個月俾 Henry約 7萬使費,對 Henry可謂不薄。

染惡習性情變

05年開始, Henry染上惡習,不但思想鑽牛角尖,脾氣更變得起伏,無心工作。 Dicky束手無策,曾勸細佬戒掉壞習慣,但 Henry卻當耳邊風。翌年 Dicky惟有主動與胞弟分家,終止合作夥伴關係。
同年, Henry入住大埔醫院,證實患上抑鬱症。 Henry指控 Dicky趁他住院時,取走兩人公司內的 4千萬現金。不過,其實兩人 10年曾召開家庭會議,商討該 4千萬如何分配。
「 Henry成日想攞番啲錢, Dicky驚佢亂 fing,雙方傾唔掂數,最後約埋張母同兩人密友趙雪英喺歐意花園( Henry現址)談判。四個人傾咗兩個鐘,喺張母同趙雪英斡旋下,最後 Dicky應承繼續每個月俾 3萬生活費 Henry,歐意花園就任 Henry住。張母當時仲語重心長同 Henry講,要佢乖乖哋,重新做人!不過 Henry繼續沉淪,錢自然唔夠使, Dicky對 Henry心灰意冷。」知情者說。
事實上,趙雪英與張衞健兩兄弟淵源甚深。 04年 Henry曾打算將 Dicky簽俾趙雪英做直屬藝人,但因當時趙雪英是寰宇老闆娘,她認為要簽寰宇才合適,雖然最終未能成事,但三人卻因此結緣成為密友。 Henry早前亦自爆曾向趙雪英借 6萬元去澳洲讀書,可見三人交情不淺。


Henry上周五在居所舉行記者招待會,大騷病前的生活照,當中包括這張着 T-back泳褲的露股牀照。

近年 Dicky主力在內地掘金,在大製作《隋唐英雄》飾演程咬金,夥拍劉曉慶演出,張茜亦有北上探班。

認做中間人

記者向趙雪英求證,她不願多講,只承認曾排解兩兄弟之間的糾紛:「我係做過好多次中間人,佢哋全家人我都熟,不過有啲嘢解決唔到我都冇辦法。( Henry向你借 6萬蚊有冇還?)有!( Henry話你唔理佢喎?)我之前唔喺香港!我都想佢兩兄弟好,希望大家俾多啲時間佢哋啦!」
Dicky上周六( 13日)回港擔任吳國敬音樂會嘉賓,台前談笑風生,後台卻心事重重。趙雪英往後台探班時, Dicky也不願多言,本刊記者問他心情怎樣, Dicky只說:「我心情 OK,太太及媽咪都 OK,佢(指住趙雪英)最清楚成件事。」問到胞弟染惡習要驗尿,他不願回應,只是苦笑繼續保持緘默。
不過, Henry卻步步進逼,近日他透過周刊,指「有人食 fing頭丸!」更謂:「就算我有食『 DRUGS』,我話就算咋!佢( Dicky)都唔可以攞我啲錢!」睇嚟,攞唔番 8百萬,他誓不罷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