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世祖唔易做 張松枝

忽然1周 第953期

上星期四,政總上演了港版《半澤直樹》。
當主持宣讀演員名單「張松枝」時,現場的歡呼聲特別響亮。
事實上,張松枝近來很紅。
這位在無綫浮沉了十八年的綠葉,一直無名無利,演的不是二世祖,就是得一句對白的路人甲。
自去年他過檔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人工多了一倍,戲份也增加,再加上樣子像日劇《半澤直樹》中的渡真利忍(及川光博飾演),觀眾終於知道張松枝這名字。
正當他以為看到前景,重燃主角夢,卻因為「一男子」因素,將他的夢打碎。
在戲中,他是深入民心的二世祖;現實是,年過四十的他,快要面臨失業。

張松枝
對公司不獲發牌,他很憤怒。「政府改了遊戲規則,又唔俾我哋改計劃書。」他 10月 20日參與 12萬人大遊行,上星期四五又來政總撐同事。

10月 15日下午,張松枝在車上等接四歲半的兒子放學,聽到收音機廣播。「政府即將宣布免費電視發牌,據了解,今次只發兩個牌照……」一聽到只發兩個,張便心知不妙。
他不停按動手機,希望盡快確認結果。下午六時,微博新聞顯示:香港電視不獲發牌。
他即時愕了一愕。太太及時傳來 WhatsApp安慰:放心,船到橋頭自然直。
他心神恍惚地載着兒子回家。「 Daddy,你今晚係咪要開工呀?」兒子一臉天真爛漫地問。
「係呀! Daddy可能返埋今晚,之後晚晚都可以陪你。」張松枝說。

要尊嚴

張松枝上星期他在政總上演港版《半澤直樹》,他不用扮都似渡真利忍。
上星期他在政總上演港版《半澤直樹》,他不用扮都似渡真利忍。

自從港視「出事」至今,張松枝每日只瞓 4個鐘,不停上網追新聞。「我想睇下有咩幫到公司手。」
為幫公司手,他跟傳媒說要申請公屋,友好黎彼得再加把口,說張要轉行做紮鐵。「政府只顧搞地產,我便說轉做建築囉;政府唔批牌,我們失業收入少了,便合資格申請公屋囉,你有責任安置我們呀!」
紮鐵及公屋是戲言,但記者擔憂他前景,有傳媒拍到他在九龍城街市慳住買菜。「我(經濟)無問題。都會繼續做戲,去到邊都可以做,返大陸又得(周潤發建議他),好似劉愷威咁,或者轉做舞台劇囉!」
無綫在《東張西望》設愛回家熱線,有無得諗?「無諗,有需要就會打俾我。做演員最緊要覺得自己有價值,我打去萬一被人 cut線咪仲 hurt?」

等運到

張松枝 15歲就入娛樂圈。當年他在沙灘玩,被導演睇中,拍過 M& M、 U2廣告,還有多首 MV,例如陳慧琳《對你太在乎》、彭羚《 3人世界》等,跟他同期的 MV男女主角有古天樂、陳浩民、張玉珊等。
他在職業先修學機械工程,一邊從事相關工作,一邊拍 MV,直至 94年簽約無綫,才做全職藝員(月薪計),一直當綠葉。「我一早準備做主角,背埋主角的對白,心諗如果由我來做就點點點。」他為保持身段,每日早上跑步 45分鐘 keep fit。
年輕時他也青靚白淨,但一直無機會當主角。你認為自己欠甚麼?「這都是命運。未輪到你,點求都無用。」
張松枝也坦承自己不善交際。「我唔鍾意講嘢。」在極講求人事的娛樂圈,唔交際無運行,起碼唔識請高層食飯或送手袋。「咁低人工仲請食飯?請去大家樂或 canteen得唔得?」

張松枝
連發哥都撐他。
張松枝他在陳慧琳 MV《對你太在乎》做男主角
他在陳慧琳 MV《對你太在乎》做男主角。

窮到燶

張松枝最當紮是 95年拍《刑事偵緝檔案 II》,做陶大宇手下,有陶大宇的戲就有他,到二千年拍《酒是故鄉醇》,做惡少圖強姦佘詩曼,二世祖形象被定型。「之後一年起碼有三、四部戲做姦夫、前夫或二世祖。」
他 proud to be二世祖。「你話電視台有邊個個樣斯文得來又有啲寸,仲要有少少成熟?無。」
但無綫不尊重藝員,本來做開大反派二世祖,突然又會要他做路人甲。「 5年前, PA有日打來,說導演指定要我翌日演出。劇本傳真過來,半頁紙,古裝劇,做村民甲,得一句對白:你快啲還番啲錢俾我。我跟那 PA說:『你同公司講我唔做喇,你以後唔好搵我。』我都不是年資淺,有啲地位,咪當我是臨時演員。」
戲中是二世祖的他,現實是 12年沒人工加。基層出身的他沒有富爸爸關照,最艱苦日子是月租 2千,住花園街七層唐樓的數十呎劏房,連 5蚊杯麵也嫌貴,只食兩蚊一包公仔麵充飢。「余子明都戥我唔抵,成日去高層度嘈,叫公司俾多啲機會我。」

張松枝《酒是故鄉醇》演二世祖,奸到出汁
《酒是故鄉醇》演二世祖,奸到出汁。
張松枝
他住九龍城,去街市買菜,豬肉檔波哥也支持他。

有團火

08年他跟曾是林峯御用的化妝師 Mae Von結婚,作為丈夫要為家人打算,不能再當二打六。「再落去都無前景,唔通到 50歲仲磨爛蓆?跟太太商量,不如搞些小生意。」
類似掙扎他每隔兩三年便發作一次。「但我真心鍾意演戲,做戲真係好好玩。」每次都說「再試下」,結果三年又三年,在無綫呆了十八年,直至去年港視挖角,他加了一倍人工過檔。
「現在公司當我們是人。」在無綫吃了 18年叉雞飯的他,現在開工有三餸一湯;開工時間不再是 2至 4(凌晨 2時至翌日凌晨 4時),限定一更 12小時;以前由高層指定拍甚麼劇,任命誰人做哪個角色,現在新同事都可以 casting當男主角,他也不再只做二世祖,他是心理醫生,是精神病人,說的對白,比以前多一千倍。「這裏讓我再次燃起心中那團火。」
他從未遊行過,對上一次參與集會是 8964,從不碰政治的他,政治依然會找上門。
今日,香港電視未能拿到牌照。作品播出,遙遙無期。「反正最灰都試過,我又唔係咁悲觀。呢個世界轉變緊,真嘅。」
作為香港人,我也惟有這樣想。

張松枝
他在 WhatsApp的格言是:生命燃燒中,請勿潑冷水。他跟港視還有 8個月合約,希望發牌還有轉機。
張松枝太太是化妝師 Mae Von
太太是化妝師 Mae Von,曾替容祖兒、謝霆鋒化妝,現在開辦化妝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