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持牡丹的綠葉王-李成昌、許紹雄、古明華

牡丹雖好,綠葉都有價。一場電視風雲,一班原本不受重視的綠葉演員突然變得重要起來。香港電視王維基挖角時都直言,綠葉、甘草演員對他們來說猶如瑰寶,皆因電視行業最難找的就是這班演戲經驗豐富的實力派演員。
另一邊廂的無綫亦急急腳在年尾台慶頒獎禮新增「傑出演員大獎」,留人兼嘉許一眾資深演員的貢獻,綠葉王許紹雄孖住吳孟達做頒獎嘉賓,自己又攞埋獎;坐在Benz雄旁邊的李成昌,原本都以為自己是來頒獎,想不到34年的努力那晚終於得到認同;同場的古明華,捱咗19年,幾乎放棄時終於憑《巴不得媽媽…》蘇基一角獲封最佳男配角。
三張面孔,幾許唏噓,曾經我們都叫不出他們的名字,今日終於抬頭了!

李成昌:有頭髮做到無頭髮

李成昌說,還很記得34年前,是10月11日和無綫簽約,因當天是他生日。「由有頭髮做到無頭髮,30幾年了,無論有沒有獎頒給我,都一樣開心,最重要是有糧出。」1979年進入藝員訓練班、開始拍劇,曾期望有天可以做男主角,然後做了數十年配角,他已看得很開,不過提起剛獲頒的「傑出演員大獎」,看得出眼前李成昌的笑容是發自內心,始終努力終於受到肯定嘛。

嚴格來講,李成昌並非未做過主角,出道不久便在播足六年的處境劇《香港八一》至《香港八六》系列,飾演內地新移民青年康仔,做到街知巷聞。「康仔之後我都諗會不會有男主角做,誰知等着等着一直沒有下文,惟有告訴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可能我的才幹不在做主角。」

李成昌

改名「過條右濟」

李成昌用「默默耕耘,總有出頭天」勉勵自己,這麼多年來他演過逾百個角色,2007年在《溏心風暴》飾演關菊英情夫常在德,入形入格至出街被人罵;09年《巾幗梟雄》彭鏗一角,是當年「最佳男配角」大熱,但每次都是過眼雲煙。「有時我會想,索性改個日文名叫『過條右濟』(嗰條友仔),反正只有知人度,沒知名度。但就算這樣,我沒想過放棄,我對演戲有種癮,像現在我在藝訓班做客席導師,整天跟學員講,入行不是只為錢,亦不是為了做明星,是真的對演戲有興趣。」

這種對演戲的熱愛,李成昌從小已經擁有,他說當時家人都叫他「狀王」,因他喜歡「扮嘢」。「最記得以前每逢有老師告假,沒人教書,主任就會請同學出來講故事,每次我都在心中暗叫:『叫我啦!快點叫我。』就是那種表演慾,可以說是天生的。」

入行後一直自修戲劇理論,等不到主角,就將理論應用在做配角上,發現行得通時,滿足感一樣大。「你知不知道我在《護花危情》演黑邦人員,講述我的角色死那兩集,King Sir(鍾景輝)讚我演得好,我真的很開心。」說時,57歲的李成昌竟然笑得像小孩子。

許紹雄:我這個樣子怎可能?

許紹雄在演藝圈有「綠葉王」之稱,他是第一期無綫藝員訓練班的學員,入行已經40載。財大氣粗的富貴老爺、傻裏傻氣的搞笑角色、忠厚老實的小市民……全都難不倒他。70年代初由公仔箱做到上大銀幕,兼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就是我們認識的「Benz雄」,他曾因駕駛Benz返工放工成為一時熱話。

雖然許紹雄已解釋過很多次,當年購買Benz代步只因車種耐用,並非為顯示身份,不過他的來頭真的不小。出身廣州西關大家族,太公許應騤是清代一品大官,獲賜可於皇宮中騎馬;姑婆是魯迅夫人許廣平,叔公許崇智是有份創立黃埔軍校的廣東軍區總司令。「所以我是落難綠葉,不過就算前面騎馬我騎驢,後面尚有人行路,人比人,比死人。」

這種樂天性格,他稱之為「傻人有傻福」,完全體現在他多年的演戲生涯中。1972年,拿着五元報名費,許紹雄決定投考藝訓班。「當年五元很貴的,九龍的士落錶價才一元,港島是1.5元,不過想着挺有趣,不如試一下。沒想過做演員,你知70年代入娛樂圈要好靚仔,我這個樣子怎麼可能?但竟然被選中。」

許紹雄

被邀跳槽當差

接拍第一套劇叫《歧途》,他說也不知道自己在演甚麼。「最記得當時是無綫和警察部合作,每一次都有個外籍警官跟場叫Mr English,他說我的樣子很像CID,之後問我月薪多少?我說500元,他說不如你來做CID,一個月有三千多元。那時未有廉政公署,便裝警員是可以買的,不知為甚麼我又沒興趣,後來還為此後悔了一陣子。」

這是許紹雄唯一一次想過轉行,「沒想過做着做着就幾十年了,不演戲我都不知道做甚麼。你想想,每次都有這麼多人陪,又可以試不同的人生,有哪份工這麼好?既有趣又可養妻活兒,算起來已經是死而無憾。」

古明華:給了我重生的機會

因為《巴不得媽媽…》蘇基一角,古明華真的紅了!大家都知道他在戲劇組捱了十多年後放棄,然後轉去配音組做了三年;再然後,無心插柳的「蘇基」將他重新帶回幕前。「好多謝一班網民,特別是發起『每人一Like撑蘇基』的人,他簡直是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拿了「最佳男配角」的古明華,提起此事仍難掩激動。

古明華

每刻也是機會

古明華說他剛入行時,每一個角色都很認真、很投入,無奈一直徘徊於跑龍套和三、四綫角色之中。「開始對演戲失去了熱誠,拍甚麼都沒心機,一星期打三晚麻將,另外兩晚去踢波,直至拍攝《刑警》,見到黃日華和苗僑偉對演戲的熱誠多年不變,我開始自我反省,所以做配音那三年我的生活很規律,有時間就回家煮飯、陪家人,人開始變得很開心,在沒壓力下演繹出來的蘇基,沒想到會有這麼好的結果。」

他續稱,除非已喪失對戲劇的興趣,否則每一刻都是機會,就算只做兩三場戲一樣可以演得很好。「經驗告訴我,原來很少的戲份都會有人看,一個好的演員,應該是做甚麼都可以。」古明華說獲獎後,最大分別是他很清楚未來的路應該如何走。「我會繼續演戲,希望做到好的成績,告訴別人古明華是有實力的。」

撰文:王寶云
攝影:林良明、Le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