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躍在花見》劇情介紹(1-20)

第六集 (14/2)
羌姜因身無分文要走路回家,緻筋疲力竭,至嬴見羌姜深宵未回,擔心四出尋找。羌姜以自己珍藏之寶刀贈至囂以應付比賽,至囂利用新寶刀研出新刀法處理魷魚。至囂與思蘢見面,剛巧被至嬴撞見,至嬴無法接受激動離開,幸羌姜出現開解至嬴。雍容欲借思蘢令至囂兄弟不和,思蘢卻不欲加害至嬴。思蘢為阻止至囂勝出比賽,欺騙映月,訛稱至囂若勝出比賽,雍容會找人斬斷至囂右手。思蘢遇見雍容由外地回來之兒子魚至寶,至寶幼年因雍容、映月兩房爭風之事,緻發高燒而變成弱智。映月、至嬴、羌姜三人因擔心至囂受傷害,商討如何阻止至囂勝出賽事。至囂賽前帶思蘢到輝煌墳前拜祭,但二人心裡各有所求。囂與師父比賽,但所做壽司被評判稱為“垃圾”。

第七集 (15/2)
至囂因至嬴等三人破壞,終敗給雍容。思蘢賽後更向至囂道出一切,指全是自己安排的報復行動。至囂怒氣無處宣洩,與至嬴大打出手,回家又將羌姜罵至離家出走,幸至嬴早為羌姜準備「平民手冊」,終可安全回家。雍容接收「月瀧紗」,映月雖忍氣吞聲仍被雍容掌摑。唐奧提議至囂到日本參加「意壽司」大賽,奪取專營權重振聲威。至嬴欲為至囂參賽出點力,努力與羌姜研製壽司米,助兄參加比賽,至嬴更當至囂副手出戰日本。羌姜從舊照發現自己生母跟一名叫千代子之女子有關,決跟二人到北海道追尋身世之謎。原來千代子正是阿澄出走妻子之好友,但千代子因受傷失憶,以緻未能提供幫助。

第八集 (16/2)
思蘢到日本尋找至囂,旨在為助雍容破壞至囂兄弟之比賽,以換取金錢醫治患上末期肝硬化的秀馨。阿澄因尋妻不果心情惡劣,對至囂三人亂發脾氣,至囂感受辱而離去。至囂對思蘢無動於衷,雍容責難令思蘢飽受壓力。初賽之日,至囂雖表現出色,但因同分而要參加附加賽。羌姜欲追蹤螢火蟲來許願,無意間發現生母之墓,阿澄亦隨螢火蟲至發現亡妻之墓,更發現羌姜曾到墓前。至囂二人勝出附加賽,終獲晉身決賽的資格。至囂與思蘢復合,至囂更為思蘢父親之死,向思蘢道歉。羌姜從千代子口中得知生父惡行,令其母傷心離世,決定不再尋找生父。至嬴發現阿澄正是羌姜生父,阿澄不許至嬴說出真相,隻要求他代為照顧羌姜。

第九集 (17/2)
羌姜欲回香港,被至嬴留下,協助遊說阿澄幫忙尋找優質食材。至囂與思蘢路上遇至嬴與羌姜,至囂恐至嬴受影響叫思蘢迴避。阿澄有感對至囂等態度惡劣,為賠罪決助二人出海捕捉活鰻魚,至嬴想借機讓阿澄接近羌姜,羌姜卻堅持留在岸上。羌姜和阿澄房東田嘉穗留在在海邊,嘉穗試探羌姜對阿澄之看法,卻被羌姜指出嘉穗暗戀阿澄。阿澄認為至囂不懂得尊重別人和食材,絕非頂級師父之材。至嬴負責保管決賽關鍵之秘製醬汁,卻被思蘢暗中毀去,至囂絕望下決定接受思蘢提議偷取別人之醬汁代替。至嬴反對至囂違規行為,要將醬汁倒去,至嬴與至囂糾纏間,意外弄傷至囂右手。至囂無法繼續參賽,惱怒至嬴,至嬴內疚不已。澄叫嬴代兄出賽,嬴呆住。

第一頁:分集劇情(1-5)
第二頁:分集劇情(6-9)
第三頁:分集劇情(10-14)
第四頁:分集劇情(15-20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