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躍在花見》劇情介紹(1-20)

第十集 (21/2)
至嬴為補救過錯,決定接受阿澄提議代兄出賽。至囂卻認為至嬴不夠資格而反對,但阿澄認為至嬴有天份及細心,決定特訓至嬴參賽。至嬴沒法突破劏鰻魚的速度,遭阿澄責罵,後得羌姜從旁鼓勵,終在短時間內突破限制。至囂有感被弟取代,心裡不是味兒,欲再練刀藝,反令傷勢加重。思蘢內心有愧,向至囂說出真相,至囂大受打擊。為尋找新味材代替醬汁,羌姜竭盡心力,終替至嬴創出新口味。比賽當日,雍容專程到場欲看至囂敗陣,沒料至嬴最終以創意勝出比賽,並獲「意壽司」的專營權,雍容憤怒離開。至囂於比賽後獨自離開,遇上思蘢,決定放下心結與思蘢開始;二人找回眾人,並一同為前途許願,至囂竟許下驚人願望。

第十一集 (22/2)
至嬴得知阿澄本為出色壽司師傅,欲邀請他回港相助,卻遭拒絕,其後羌姜出手幫忙,逼令阿澄收了至嬴為徒。至囂忽然提議思蘢重回雍容身邊工作,保持收入供養家庭。至嬴三人回港,阿澄急忙緻電查詢羌姜情況,至嬴藉羌姜引阿澄回港。秀馨病情未見好轉,思朗不聽思蘢勸告,堅持留港半工讀。至寶跟雍容爭吵後出走,被思蘢遇見送回,雍容為此重新接納思蘢留下工作。阿澄與嘉穗自日本飛抵香港,既協助「意壽司」開幕,又希望能照顧羌姜,並建立父女關係。阿澄更為羌姜精心安排房間,讓她同住。「意壽司」正式開幕,至囂備受冷待,心裡不是味兒。唐奧與食評家劉麗受雍容指使,到新店挑戰至嬴技藝與知識,至嬴難以應付,至囂卻袖手旁觀。

第十二集 (23/2)
羌姜挺身維護至嬴,以淩厲詞鋒令劉麗啞口無言。至囂驚見「月瀧紗」經已改名營業,誓要重奪所失。羌姜氣走劉麗令「意壽司」聲名大噪,傳媒更爭相訪問羌姜,羌姜決準備進軍食評界。羌姜在日本雜誌寫的食評,令各地人士對「意壽司」另眼相看,連國際名飲食雜誌亦準備來港試食評分。至囂刻意隱瞞眾人暗中練回右手,卻被一老食客批評他不及至嬴之手藝,至囂不忿,誓要破壞至嬴成就。國際雜誌到訪當日,至囂令茶水出問題影響評分,更向至嬴說出自己才是最好的,指至嬴根本未達水準。至嬴心煩找羌姜傾訴,阿澄暗中聽到,指出至囂機心重,不會輕易放棄對付至嬴。至囂主動接近至寶,暗中教唆至寶向思蘢示愛。

第十三集 (24/2)
思蘢在醫院向秀馨道歉,二人和好。秀馨病情轉壞,思蘢緻電至囂求助,至囂卻不接電話,專心教導至寶向思蘢示愛。秀馨終病逝,思蘢最需要人支持時,隻有雍容親臨安慰。秀馨離逝後,思蘢因雍容和至寶對自己好,決定繼續留在雍容身邊。羌姜為了至嬴,一心一意地研究,終做出特色「闆長豉油」,帶旺「意壽司」生意。阿澄提議大量生產豉油,為羌姜賺取第一桶金。至囂向至嬴說出手傷早已康復,更向至嬴發出挑戰。至嬴為此煩惱,往找羌姜傾訴,羌姜指至嬴逃避是怕自己勝過至囂。雍容邀請思蘢協助管理「帝煌集團」,至囂鼓勵思蘢接受。雍容親信遊亦匡看穿至囂心懷不軌,出言勸阻至囂。至囂竟向雍容告密,令亦匡在雍容面前失寵。至囂逼至嬴決鬥。

第十四集 (25/2)
雍容病重入院,求思蘢下嫁至寶,令其下半生有人照顧。至囂在醫院出現,要求思蘢與至寶成婚,令自己可藉思蘢掌控「帝煌集團」,更指思蘢有份害自己失去「月瀧紗」,有責任作出補償。思蘢終決定下嫁至寶,作為對至囂的補償,至嬴得知後與至囂比賽,以換取思蘢不需嫁給至寶。思朗因思蘢不聽勸阻要跟至寶結婚,決定離開家庭,冷靜自己。至囂、至嬴再次回到日本決鬥,至嬴因求勝心切而敗給至囂。至囂重掌「意壽司」,至嬴卻出走北海道。羌姜即追尋至嬴,阿澄亦趕回日本協助,無奈卻無所發現,唯羌姜並無放棄,更不斷於牆上留言給至嬴。原來至嬴躲在昆布場工作,羌姜得悉後,即與阿澄、嘉穗趕往海邊見至嬴,更向至嬴表白愛意。

第一頁:分集劇情(1-5)
第二頁:分集劇情(6-9)
第三頁:分集劇情(10-14)
第四頁:分集劇情(15-20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