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躍在花見》劇情介紹(1-20)

第十五集 (28/2)
至嬴冷淡拒絕羌姜愛意,令她傷心離去。至寶雖不明白何謂愛情,但在雍容安排下,終與思蘢成婚。成婚之日,雍容含笑而終,思蘢成至寶唯一依靠。羌姜與至嬴雖同在北海道,但二人彷彿成為陌路人。羌姜從亡母墓前之祭物,得知阿澄是自己生父。羌姜拒絕接受阿澄,獨自流連街頭。至嬴得知,即四出尋找羌姜,心中回想和羌姜的往事,二人在北海道海邊,終開始戀人關係。羌姜堅持不肯回阿澄的家,終由嘉穗出面,勸服羌姜回阿澄家,但仍是不肯喚阿澄為爸爸。至嬴不肯返香港,令羌姜不滿。「意壽司」總公司不滿至囂只顧管理「輝煌集團」,要收回經營權,「意壽司」眾人要求至嬴回港重掌大局,至嬴因未能走出失敗陰霾而拒絕。

第十六集 (1/3)
阿澄帶至嬴到寺廟學習忘記壽司。至囂出掌「輝煌集團」作公司總裁,只顧擴展飲食王國,更將亦匡趕離公司,令映月傷心。思蘢交出一切給至囂,希望至囂能放下仇恨。阿澄對羌姜坦承後悔當日令妻子出走,勸羌姜珍惜與至嬴的感情。至嬴在寺內苦修,卻沒法忘記壽司,在羌姜鼓勵下,至嬴終決定與羌姜、阿澄回港。至嬴到庵堂找映月遇上至囂,至囂罵至嬴是野種,映月不欲為難,決留在庵堂。至嬴無家可歸,暫住阿澄家。至囂自我中心,只顧生意而冷落思蘢,思蘢有孕亦沒有對至囂說出。羌姜之「烏冬店」快將開幕,請映月到新店慶祝生日。「意壽司」總公司要至嬴投得「日本一」作條件,換取延續經營權。阿澄為羌姜放下尊嚴找人協助至嬴競投「日本一」。

第十七集 (2/3)
至嬴得阿澄協助,終投得「日本一」,令「意壽司」重振名聲。羌姜終開口叫阿澄為爸爸,父女二人更一起製作鯉魚旗。至囂舉行推廣試食會,被記者追問當年至嬴裝敗,讓至囂到日本學藝一事。至囂被追問與至嬴決鬥的真相,要再與至嬴比賽。至嬴為日本國寶級運動員長澤準備壽司,卻因心急應付,用上有問題食材令長澤入院,終被控告要求賠償,影響「意壽司」生意。至囂對記者指至嬴缺乏經驗,令至嬴對製作壽司失去信心。至嬴從思蘢與映月身上得不到支持,令至嬴忽欲與羌姜結婚,阿澄卻感覺並非合適時機。「意壽司」總公司認為至嬴業績不理想,考慮收回經營權。至嬴不願面對問題,阿澄認為至嬴以與羌姜結婚為藉口,逃避面對失敗。

第十八集 (3/3)
羌姜為令至嬴重新振作,決定與至嬴分手。至囂劣待至寶令思蘢不滿,想墮胎免對至寶不公平。至囂知道思蘢有孕,只關心腹中兒子父親誰屬,更往刺探至寶口風,思蘢惱恨至囂只當自己是棋子,並沒認真關心自己。亦匡告訴思蘢當日與至寶之婚約並無實效,思蘢可自行決定將來之生活。思蘢決定放下至寶,並與至囂分手,獨個兒遠走他方生活。至囂因思蘢離開,傷心回家,映月卻未因前事而放棄至囂,更勸至囂指親人是最重要。至嬴為至寶製作壽司,令至嬴回想過往壽司製作之路,回復做壽司之信心,更陪至寶為孤兒做壽司。至嬴重新振作,又得阿澄支持,與眾人協力經營「意壽司」。唐奧忽然到來,對「意壽司」之食物諸多挑剔。

第十九集 (大結局)(4/3)(晚上八時三十分)
至嬴雖遭唐奧挑戰,卻虛心接受批評改進。原來唐奧受羌姜指使,志在令至嬴的壽司技藝得到提升,但被至嬴發現,誤以為羌姜落井下石,至嬴更在記者面前與羌姜劃清界線。至囂遠赴北海道終找到思蘢,但思蘢提出考驗給至囂,方肯重新開始。至嬴從孤兒身上,學習突破傳統壽司,連阿澄亦感滿意。羌姜得知後感到自己的付出沒白費。至囂、至嬴終和好,至嬴亦決定接受與至囂的比試,以解決二人的心結。至囂到「意壽司」遇阿澄,二人比賽手藝,比賽令兩人開始欣賞對方。至嬴從長澤口中得知因羌姜作說客,「意壽司」才能解決官非,終冰釋對羌姜之誤會。至嬴本想趕往見羌姜,但中途改變主意,希望專心完成比賽才見羌姜。

至嬴比賽前,特別為羌姜精製飯盒,來表達自己對羌姜的愛意。至囂、至嬴兩兄弟的世紀之戰正式開始,賽事以「人生」為主題比拼。二人以自身的不同階段,作為壽司的點題,鬥得難分難解。羌姜趕往比賽途中卻遇上車禍,雖完成手術保命,但卻昏迷不醒。至嬴與阿澄寸步不離在醫院守候,終等到羌姜甦醒,但羌姜醒後,卻把至嬴忘記得一乾二淨,更趕至嬴離開。至嬴不離不棄,每天為羌姜做壽司,希望可令羌姜記起二人過往的一切。羌姜雖忘記一切,卻深受感動,決定與阿澄回北海道尋回自己的過往。至嬴亦決定到北海道,重新體驗生活充實自己,希望有一天羌姜能重拾記憶,和自己在北海道街頭相遇,展開新的一頁。

第一頁:分集劇情(1-5)
第二頁:分集劇情(6-9)
第三頁:分集劇情(10-14)
第四頁:分集劇情(15-20大結局)